第三波疫情在香港越發嚴重,每日確診大細盤口中位數不斷上調,仍每天開大。筆者All in買大的話恐怕已有足夠金錢跟某某作大律師(名已除)買數萬元西裝了。

在這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因不肯封關及早前批出二十萬個免檢疫許可的特區政府終於「加辣」,宣佈強制市民在室內公眾場所及交通工具內佩戴口罩(早應該咁做啦!)、限聚令及飯聚令等等。而多人染病的公務員團隊則可在未來一周內在家工作。

正當我們關心司法機構會否跟隨,再次進入GAP時(指法庭一段延期General Adjournment Period,不是某時裝品牌),司法機構在周日晚夜色漸滲時終於發出通告,GAP將重臨……兩大天!正當各法律從業員在想兩天可以有甚麼變化時,就在周二,傳出一名曾到過荔枝角羈留所、赤柱監獄及區域法院第26庭郭偉健法官席前的大律師確診。(大律師身體抱恙仍然心繫工作及當事人,到郭法官席前處理案件,展演高尚的情操!)又當各法律從業員在想,連這都不會延長GAP的話,還有甚麼會?結果往往出人意表,司法機構在周二下午宣佈各級法院周三重開。真係吹佢唔脹!

其實,上周已傳出勞資審裁處及屯門法院都有職員及使用者確診。司法機構的取態是由於確診者使用法院時間短,所以有關部份消毒完成後便可於翌日重開。

相信各位同業都有非常矛盾的心情,一方面不想GAP重臨,另一方面又不想中招。經歷過上次長達三個月的GAP,除了收入大減外,大家都深明法庭重開後,在兩周內要處理堆積如山的案件對法官及律師來說是何等痛苦。

而最痛苦的,莫過於一眾社會運動中的被告人。不獲保釋者要在未審判前無止境地失去自由,若最後罪名不成立呢?對不起,白坐了。獲保釋者好多了嗎?的確他們仍有自由,但面對法庭嚴呵的保釋條件,包括宵禁令、禁足令、不得離港及每周到警署報到等,他們亦絕不好受。他們到底做錯了甚麼需要無止境地面對失去自由?恐怕就只因為他們好X鍾意香港。

只是,在疫情大爆發下,重開法庭又是否合理?以裁判法院為例,第一庭處理的案件每天都有數十宗,我已不下一次見到法庭使用者拉下口罩。就在上兩周筆者到某裁判法院任當值律師,一位巴基斯坦藉被告在與我開會時,不時將其口罩拉至鼻下,要勞煩當值律師主任不斷說「Wear your mask properly!」法院決定重開後,我本身有三宗裁判法院提訊案件要處理,被告人加起來超過六十人。若加上律師及法庭職員,一定超過一百人。若我們之間有一個人確診,那便是真正的「攬炒」。

司法機構深明法庭停擺對社會有重大影響,所以偏向保守,但另一方面又如何保障法庭使用者呢?司法機構定當好好考慮及實行緊急狀態下的法庭程序,加速廣泛使用遙距法庭,既不要讓法庭成為下一個爆發群組,又不致令公義遲到。

最後希望各位保持警覺,小心身體,其他的,有政府!唔使驚!Yeah!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寶福山雅治@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20年 7月 25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