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律師移民後做甚麼工作

最近和不少律師行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離不開移民。大概3、4年前,會考慮移民的,大多是有小朋友的人,但最近連家中沒有小朋友的人士都會認真考慮移民。 可是,很多人擔心移居到外國後,不知道能夠做甚麼工作,又不知道能否賺到和在香港工作時一樣的薪金。其實,律師都會擔心這些問題。以我和我的法律界同班同學來說,我們都不能和前輩們一樣,以香港執業律師的資格直接獲取英格蘭與威爾斯的執業律師資格。即是說,就算我們移居到英國在當地工作,也要另外考試以獲取當地的執業律師資格。

【國安法草案】條文指人大擁法律解釋權 法政匯思召集人:若人大不滿判決,就可踩過嚟解釋?

陳信忻指,雖然草案說明指出,駐港國安機構人員須遵守香港法律,但「如果個機構係唔遵守香港法律,可以做啲咩去 make it accountable (問責)?」她又指,草案附則列明,法律解釋權在人大常委,但解釋法律本身是司法程序中常出現的狀況,「如果法庭做咗一個中央唔滿意嘅判決,係咪人大又可以『踩過嚟』,話條法律唔係咁解釋嘅?」 她又認為,由行政長官去挑選審理案件的法案,或打開缺口,令政治因素進入本身理應獨立的司法制度。陳信忻亦提到,雖然草案說明列出四項控罪,即「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及「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但仍未有確實定義。

Reactions to details of Hong Kong’s new national security law

Angeline Chan, Solicitor and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Convenor: “(Hong Kong leader Carrie Lam) to cherry pick judges is one of most concerning things for us. It’s an act to import political elements into the judiciary system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mpart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