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老師於十一月「黎明行動」及「三罷」中被控襲警罪成,裁判官吳重儀質疑其說話荒唐、心智有問題,還柙小欖精神病院。事件引起各界關注,有大律師認為,被告沒有精神病紀錄,還柙精神病院做法不尋常,法官濫用權力。

大律師:法官不是精神科醫生

大律師郭憬憲解釋,還押精神病院多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被告,即無須醫生再診斷其精神狀態。而庭上表現正常的被告,如裁判官認為他精神紊亂,須有兩名註冊醫生的書面證據或口頭證供。

郭大律師表示,本案被告沒有精神病紀錄,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是不尋常的做法,還押需要有證據基礎。裁判官的做法是過於武斷,單憑被告一句話,即「警員想扔他下橋」,不足以證明他精神有問題。郭大律師表示:「佢(吳官)可以選擇信或唔信,但佢唔係精神科醫生,無專業知識作一個評估,咁樣係濫用權力。」

根據《精神健康條例》51條,如法院或裁判官認為,任何在法庭被控某項罪行的人或已定罪的被控人,可能是或被指稱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該法院或裁判官可將該人還押在精神病院,以接受觀察、調查和治療。

郭憬憲指,過往上訴庭亦有案例,裁判官還柙被告時要特別小心。根據 2011 年陳樹雄上訴一案(案件編號:HCMA425/2011),被告原被控刑事毁壞罪,審訊途中遭裁判官批評語無倫次,取消其保釋,並將他還柙小欖等候索取精神報告。他其後在高等法院上訴得直,法官張慧玲指出,還柙上訴人往小欖前,裁判官明顯根本無考慮他可讓上訴人保釋等候有關報告。她表示:「裁判官理應是關注上訴人的福祉才索取有關報告,以確保上訴人有行為能力進行審訊。但裁判官就此將上訴人還柙 14 天,變相是令上訴人失去自由 14 天。」

法官:懷疑被告心智及人格有潛在障礙

涉案的小學男教師,被指於 11 月 11 日網民發起「黎明行動」及「三罷」時,駕車於上水迴旋處慢駛,遭警方截查時腳踢警長,襲警罪名成立。裁判官吳重儀庭上斥被告「大話連篇」、「自私自利」,認為被告曾稱「警員想扔他下橋」的說法更是荒唐。吳重儀裁定被告罪名成立後,辯方呈上多封求情信,包括其母親、浸大講師、他任教小學的學生家長等,指被告溫文有禮、善良正直,對體育和教書充滿熱誠,「為(學生)生命尋求機會及變數」;被告將來仍想教書,如判以監禁之後不能繼續當教師,希望裁判官判以非監禁刑罰。

吳重儀聽取求情後,直言「(被告)心智可唔可以繼續教書?想知佢精神心智有無問題?」再斥責被告「為人師表,守法意識薄弱,阻塞交通自私自利、衝動狂妄、犯錯不遵指示,大話連篇、無悔意,以為警察會扔佢落橋如此荒唐,懷疑被告心智及人格有潛在障礙,先有咁失智行為。」吳重儀最後駁回辯方保釋申請,被告在 6 月 26 日判刑前,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以索取兩份精神科報告、心理及背景報告。

裁判官或主觀判斷   精神科報告可再作檢視

被告在庭上並未披露過有精神病紀錄,外界質疑吳重儀對被告「心智人格有潛在障礙」的判斷。執業大律師,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巒解釋,不同裁判官有不同處理方式,假如裁判官判斷,被告有精神、心理上的問題,便會要求還押小欖以索取精神科報告,這可以是基於裁判官的個人判斷。

執業律師黃國桐亦指,還押小欖的決定的確可以是「主觀判斷」,又直言「呢個時候」若裁判官有「太主觀」的決定亦「唔出奇」。他認為從精神科報告的結果,可以從中看出裁判官的判斷有否問題。

「前線科技人員」則在 FB 專頁上,表示「有手足『被精神病』,相信大家都好憤怒」,並附上投訴信樣本,呼籲市民向司法機構反映「香港人唔接受呢一種偏頗嘅判決。」

另案惹爭議 吳重儀接警暴投訴:「我知道嚟做乜嘢?」

處理今次案件的裁判官吳重儀,過往一年曾經處理過示威案件遭外界質疑。年初政府有意徵用美孚「翠雅山房」作為檢疫中心,出現警民衝突,中五學生李佳俊和文員陳曉陽被捕後各被控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為及襲警,案件於二月由吳重儀審理

代表陳曉陽的大律師郭憬憲投訴,警方拘捕陳時使用過份武力,更於警署內,被人以黑色膠袋、布袋笠著「由頭打到腳」,陳曉陽被警告不要投訴或找律師,並遭恐嚇指「除非你以後唔再出嚟,否則一定搵到你」。吳官聞及有關投訴後即指「我知道嚟做乜嘢?我又唔係監警會!」不過郭憬憲認為,現時作出首次投訴,讓法庭紀錄在案,有其重要性。

2017 襲擊案  吳重儀被指對被告存偏見

吳重儀亦曾經在另一宗審訊當中,被質疑對被告存有偏見。2017 年 3 月 3 日,大埔「盧爸爸私房菜」東主盧建新,被指襲擊上門巡查的環保署職員吳榮基,導致對方鼻子受傷流血。吳重儀負責審理案件,盧建新最後在 2017 年 10 月經審訊後被定罪,裁定普通襲擊罪成,判監 4 周,緩刑 18 個月。後來盧建新決定上訴

義務協助盧建新的港大法律系首席講師張達明指,原審裁判官吳重儀在裁決中,沒有處理控方證人口供的分歧,於盧建新盤問證人時多般質疑其理據,令公眾認為認為裁判官處理案件時存在偏見、不平或先入為主。張達明認為,吳重儀在原審時對上訴人存有偏見、邏輯有問題,很快就覺得一名公職人員不會誣捏人,相反盧建新是一名「老粗」,才會被投訴打人,上訴庭未有即時宣判,到了 2019 年 4 月再開庭時,暫委法官林嘉欣駁回盧建新上訴

(原文載於 2020 年 6 月 12 日《 立場新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