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未卜,香港流行文化出現大量與移民有關的歌影視作品。陳百強的《神仙也移民》講述一個神仙落入凡間,樂而忘返的故事。為何要從人人稱羨的天堂移民到凡間?俗語有云,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又有多少人想離開自己的家?電影《精裝追女仔3狼之一族》結尾,馮粹帆與黃霑雙雙移民外國,在一所招待男同志的酒吧跳脫衣舞。他們表情尷尬,與台下手舞足蹈的「鬼佬」形成鮮明對比。二人口中徐徐唱出「點解要移民?點解要兩頭騰?寧願去金山洗大銀,廢事招呼啲解放軍。民主自由無謂等,無膽去擋啲坦克陣。」簡單幾句已然道出港人心聲。

另一方面,歌神許冠傑多次以歌曲勸港人留下,包括《鐵塔凌雲》的「檀島灘岸點點燐光,豈能及漁燈在彼邦?」還有最著名的《同舟共濟》的「香港是我心,一顆不變心,實在極不願移民外國做二等公民。」今天,有多少香港人認為自己被許冠傑騙了,寧做二等公民都莫要活在中共統治下?

寫了這句,怕且筆者也難逃《國安法》一劫。下筆之日正好是5月35日,將來怕且根據中國曆法,真的6月5日才算是6月1日了。頒布《國安法》,其中一批最需要擔心的就是律師。眾人皆知,內地是怎樣對待維權律師的。以前看過有關王全璋律師和太太李文足的紀錄片,心想一河之隔的同業竟然會被這樣對待,香港和中國,這麼近,那麼遠。但隨着國安法入侵,再不遠矣。

80年代尾至90年代初,香港出現移民潮。大批專業人士離港,當中包括不少律師。那些年,法律界人才凋零,需接受不同普通法地區的法律系學生入行。結果導致法律界青黃不接,出了一批語文能力和法律都「半桶水」的律師,當中有些更成為了裁判官,教人不勝唏噓。正因如此,法律學院收緊專業證書(PCLL)收生制度,需要學生入學之前考獲IELTS英語考試好成績。

這兩年的政治風波會否為法律界帶來新一波移民潮?尚未知道。筆者身為大律師及英國護照持有人,最近已經幫了不少朋友副簽BNO和海外銀行開戶文件。看來大家都做好準備,神仙也移民?「過咗海就神仙!」

然而,我自求我道,香港就是有這麼一批有神仙唔做的人。「民主之父」李柱銘,資深大律師排行第一,名利已然雙收,到了80之齡,本應好好退休,享受他的收成期。諷刺的是,縱橫法律界多年的他竟然為了爭取一些普世價值而首次行入犯人欄。受盡港共抹黑、白眼、唾罵,仍然說出自己不會移民,因為要守護一國兩制。有人會笑他大中華膠、左膠、未訓醒,但無人比他更珍惜香港。當神仙也要移民,能夠做到堅持信念,無畏無懼,捍衛家園的,就是真正的高尚情操。

利申:共產黨萬歲!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寶福山雅治@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 2020年 6 月 7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