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示威者與黃店提供工作配對服務的網店「晨光萬事屋」 ,其負責人R先生早前在Facebook指,上月底收到公司註冊處來信要求他解釋以往在訪問及社交媒體公開談及的某些內容字詞,包括「黃色經濟圈」、「手足」、「獨派」、「以黃行先」、「抗戰」、「暴政最後都會倒台」、「革命」。事件引起社會關注,這些字眼與申請開公司有何關係。眾新聞向法律界及會計界人士查詢公司註冊處的做法,他們質疑處方引用申請人的公開言論,是否屬於特別審查、政治審查,而當中選擇性要求解釋的字詞,是否特別針對黃店。

R先生為了讓公司能夠長遠發展,及能以公司名義開出報價單等,在3月底向公司註冊處申請開公司,但一直未獲批。R先生認為,處方做法形同政治審查,指他已找專業的秘書公司準備所有公司註冊的申請文件,整個過程也是按照正常程序辦理,他亦未有在公司註冊表格及章程上作政治表態。R先生認為,其開公司申請在政權打壓下,很大機會不獲批准,繼續糾纏下去也沒有意思,倒不如直接公開事件,讓港人知道政權開始從多方面打壓異見人士,「原來跟足規矩開公司,都會被取消申請資格。」

公司註冊處向晨光萬事屋發出的信件中,指處方審批註冊公司的申請時,會考慮是否符合《公司條例》第67條及100條。 晨光萬事屋Facebook圖片
公司註冊處向晨光萬事屋發出的信件第二頁,要求解釋「黃色經濟圈」、「手足」、「獨派」、「以黃行先」等字詞。晨光萬事屋Facebook圖片

大批網民留言支持R先生的決定,指希望提供協助。有網民認為,公司註冊處此舉形同打壓,質疑處方權力過大,要求處方向公眾交代,為甚麼註冊成立公司也需要經過如DQ議員方式的政治審查。

公司註冊處向晨光萬事屋發出的信件中,指處方審批註冊公司的申請時,會考慮是否符合《公司條例》第67條及100條,分別提及「公司只可為合法目的而組成」、「公司不得以某些名稱註冊」。

法政匯思發言人、大律師何旳匡認為,公司註冊處若對公司成立的原因有所懷疑,例如違反《公司條例》第67(2)條「公司只可為合法目的而組成」,可以去信要求申請人解釋。他表示,處方或會以申請人網上的言論作審視公司成立是否合法的證據,處方的做法在權力上並無不妥、合乎程序公義。

不過,何旳匡質疑,公司註冊處的做法有如「特別審查」,不明白為何處方故意挑選晨光萬事屋、引述其公開言論作背景審查,「其實公司註冊處會唔會因為政治原因,已經成立咗資料庫去儲存申請人嘅資料呢?(指公開言論)」他認為,事件或涉及公眾利益,公眾有知情權了解處方收集市民個人資料、包括市民網上公開言論的原因。

至於處方提及《公司條例》第100條,何旳匡質疑是不適當引用條文。他指,晨光萬事屋的公司名稱,表面上沒有問題,亦沒有使用具誤導成份的用字。

收到公司註冊處信件後,R先生在Facebook貼出「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晨光萬事屋Facebook圖片

R先生早前在Facebook發文公開事件時,香港會計專業人員協會亦有留言,表示願意協助晨光萬事屋解決問題。協會去年11月註冊成為工會。工會幹事回覆眾新聞查詢指,公司註冊處有權力要求晨光萬事屋解釋其言論的意思,「佢(公司註冊處)工作流程本身無問題,但封信針對用字嘅位,就好有問題。」

協會成員續解釋,公司註冊處在正常情況下,有權力查詢公司的背景資料,而法例對公司註冊的名稱亦有所限制。若果公司註冊處是要求負責人解釋「革命」字詞的意思,因字眼或違反《公司條例》中第67條「公司只可為合法目的而組成」的定義,工會認為做法尚算可以接受,但信件同時引述負責人在訪問中提及到「黃色經濟圈」及「手足」等字眼,則屬過份的政治審查。

作為會計界別的專業人士,協會成員表示較着重公司註冊處在信件中針對且要求解釋的字詞。他們表示,晨光萬事屋較早前主動向處方提交其Facebook專頁,因此被處方要求解釋社交媒體上言論的意思,亦難以避免。但他們認為,公司註冊處所要求解釋的字詞,做法明顯是針對黃色經濟圈,容易令人認為只要與政府的立場不同,便會影響到自己做生意,包括申請註冊公司。

「呢件事其實係一種白色恐怖,抗爭者想組織開公司都要先自我審查,亦要迴避問題而愈縮愈後。」協會成員不排除事件發生後,公司註冊處的審批會變得更嚴謹,並擔心處方發信要求準備註冊的公司解釋其過往言論會成為常規。協會認為,晨光萬事屋事件給予公眾警告,港人在港註冊公司會被政府審查,故希望有意開設公司的人,在遇到同類型事件時要更小心處理。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律師涂謹申表示,公司註冊處沒有權力去過問公司章程以外的事情,認為晨光萬事屋不用回答處方的提問。他又批評政府公然濫權,公司註冊處淪為政權打壓異己的機器,整個政府已到達「全面對付」異見人士的狀態。

公司註冊處回覆指,不會評論個別個案。處方表示,所有成立公司的申請都是按照《公司條例》(香港法例第622 章) 的條文處理。根據《公司條例》第67(2)條,公司只可為合法目的而組成。公司註冊處會審批公司名稱,亦會審閱公司的章程細則中所述的宗旨,法團成立表格中所填報有關公司的詳情及陳述(包括註冊辦事處地址、股本、股份持有情況等等)是否符合《公司條例》的要求。如有需要會要求申請人提供有關公司擬進行的業務及活動性質的資料,以決定公司是否符合《公司條例》中有關成立公司的要求。

晨光萬事屋提供的服務。晨光萬事屋Facebook圖片

晨光萬事屋去年12月成立,宗旨是為社運抗爭者與「良心經濟圈」僱主建立工作配對平台,同時為手足提供培訓,望能壯大整個抗爭陣營的力量。

R先生為晨光萬事屋的創辦人,他與另一位拍檔有正職在身,但他們每日也會花大概3至4個小時工餘時間負責處理「萬事屋」的日常運作、回覆訊息及郵件等。即使工作再艱辛,他們也毫不介意,「最難忘嘅係,啱啱開始摸索緊點做嗰時,就已經有僱主信得過我哋、託我哋幫手搵學徒,最後促成咗第一單傾得成嘅配對。」

說起公司成立的初衷,R先生表示:「舊年年底嘅時候有好多遊行集會,我就諗自己仲有咩地方可以出力幫手。抗爭始終係以年計,手足喺抗爭以外都要食飯同生活,於是我哋就成立咗萬事屋。」他又指,社運參與者一直是各自為政、缺乏連繫,而他相信在200萬名抗爭者當中,不乏各行各業的精英,故希望以中間人的角色替手足與僱主作配對。除了讓手上的資源用得其所外,還能夠保障「良心經濟圈」的金錢不會向外流走,「希望我哋可以利用已有嘅資源繼續壯大自己嘅陣營。」晨光萬事屋在過去半年成功為良心僱主與抗爭者進行約200次的工作配對,以散工為主。

R坦言,向政府申請開公司,早已有不獲接納的心理準備,但從未想過會接獲猶如DQ參選人的信件。「其實(公司註冊處)拖足兩個月都預咗佢唔會批,令我驚訝嘅,係封信嘅格式同當年取消梁天琦參選資格好似一樣,逐項逐項要你解釋。佢話你唔係真誠、你就唔係真誠,可以直接DQ你。」

R先生說,即使未能成功註冊開公司,對業務及日常營運的影響不算太大,但R擔心政府日後會以此方法,進一步打壓黃色經濟圈。「無人知會唔會有一日所有唔符合政權標準嘅公司,無論(公司)係新開定係現有,只要曾經提過『黃色經濟圈』、『暴政最後都會倒台』呢啲字,就會被評為涉及不法目的而被DQ法人資格,不過呢啲事都唔輪到我預計。」

「我哋都唔清楚係晨光呢個名被blacklist,定係申請人個名被blacklist。」R先生深感無奈。他說,今次事件發生後,不少熱心人士都主動提供協助,「喺反抗陣營入面,每個人就好似一點咁,只要將每一點連繫起嚟成為network,就可以發揮到更大效用。」R先生認為,各行各業在抗爭路上也扮演着重要且獨一無二的角色,例如新工會能夠為黃色經濟圈提供專業意見,眾人在圈子裏能夠互相幫忙,這也是晨光萬事屋當初成立的理念。

原文載於 2020年 6 月 6 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