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偉健法官的「滿身鮮血」和「高尚情操」論令全港譁然,事隔一個月,我們的青天馬道立老爺終於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馬老爺甚至已和郭偉健私下談過,而郭偉健都同意他的講法。

筆者記起,早前梁美芬議員曾力撐郭偉健言論合理,並話「對被告表達同情,不等於政治立場」。好明顯,馬老爺就不同意梁議員的觀點。而確實,在量刑時同情被告是一回事,但在法庭公開表達對社會運動的刻骨仇恨,又是另一回事。中國有很多曾對香港抗爭者表達同情的人,被抓去問話、拷問,甚至關進大牢,既然表達同情並不是政見,我想問吓梁議員,為甚麼這些人會被抓呢?請熟悉中國國情的梁議員指點一下。

其實法官判案時要公平公正,這根本是一種common sense,無值得爭辯的空間。中國古代的衙門,大堂懸掛「明鏡高懸」的牌匾 ,不就是要求官員判案時像鏡子一樣,明察秋毫、公正無私嗎?即使不懂現代法治理念的人,只要看過中國古裝劇集的,誰搞不懂這個道理?

換到今日的民主社會,只有法官判詞受尊重時,法官先有合法性;而法官判詞要合乎專業倫理道德,先值得受尊重。法官既然是司法人員,處事都要合乎專業倫理道德。法官根據法律判案,判詞自然應集中分析案情,而不是大量抒發同法律無關的政見。郭偉健違反專業倫理道德的後果,已十分明顯;很多香港人已傾向相信判案是受法官政治意向影響,而不是純粹按法律來判。郭偉健的判詞傳到外國法律界,特區政府要保住「法治」這生招牌,難度也大大提升,真可謂「捉蟲」也!

正當《國安法》準備落實之際,港區人大代表兼律師陳曼琪,倡設「國安法庭」來審理「國安」案件,並將案件一律交由中國籍法官處理。筆者不知這些令人想起軍事法庭的「國安法庭」會如何審案,但可期待的是一旦落實,目的是維護「國家安全」的「國安法庭」法官,即使不是根正苗紅、有灼熱中國心,也肯定不會對「危害國家安全」的被告表達同情。「國安法庭」不如乾脆廢掉「外國勢力」發明的普通法,直接引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這樣在維護「國家安全」上,才能更事半功倍吧!

敬佩馬老爺盡最後的努力,為香港法治化上美妝。可惜天準備下紅色的酸雨,別說化妝,臉都要酸出洞來了,還有甚麼好說?馬老爺,辛苦了!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海熊@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 2020年 5 月 30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