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6月爆發的反修例風波,導致連場大型示威,逾千人被起訴,本報翻查多宗示威相關案件,統計目前最少72人正在還押,還押時間最長者已10個月,多人未能申請保釋。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審訊延期,法庭今起恢復運作,有義務律師及立法會議員均表示,有還押者因面對審訊無期感焦慮;法律界則稱,法庭決定批出保釋時需平衡不同因素,現時未至於偏離過往情况。

司法機構:聆訊雖延期 有處理保釋

司法機構回應本報查詢時表示, 1月29日至5月3日期間,聆訊雖一般延期,但法庭繼續處理緊急、必要申請,包括保釋聆訊,亦在可行範圍內盡力處理法庭事務,延期安排結束後,法庭會考慮所有相關因素,包括被告是否還押等,安排案件排期事宜。

26人還押半年以上

佔旺畫家關押最久

本報統計去年6月至今的示威案件,保守估計最少72名示威者目前正還押(見表),其中26人已還押半年或以上,當中最久的「佔旺畫家」潘浩超涉及去年6月21日包圍警總等案件,7月初還押至今已10個月。還押者較多涉及嚴重控罪,包括藏有爆炸品或槍械、縱火、暴動等;但有示威者因被搜出摺疊刀、卡片刀等,便由12月起還押至今。

疫情下多宗案件延期審訊,本報統計另最少16人因法庭停擺、以及律政司未提交新證據等因素,還押一段時間後獲批保釋。

還押時兒子出生 被告焦躁

不少還押者對案件審訊無期感憂慮。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曾多次探望,他引述有被告形容為「無期還押」,因認為案件罪成亦只需入獄3、4個月,但至今已還押5個月,會感不值;即使本身已預計或需「坐十年八載」的人,縱未必很焦慮,但一日未判刑仍會不安。邵家臻又稱,還押入獄「是一家人的事」,舉例有被告還押期間兒子出生,雖案件廣受外界關心,但還押獄中亦會感焦躁。

屯門區議員張可森亦透露,有案件被告女兒出生不久,家人每日帶同女兒到懲教所探望,至疫情後才暫停。他稱該被告本身態度泰然,但亦會提及家人擔心不知要還押至何時、以至何時可審訊,過程相當煎熬。

曾協助反修例示威者的義務律師蔡梓蘊亦表示,還押者在收押所接收消息較慢,對於審訊延期,自覺像漫無目的等待,會較焦急及擔心。她稱法庭早前亦有就案件提堂,「但始終顧不到全部」。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稱,法庭衡量保釋要考慮罪行嚴重性、被告潛逃風險、案底等;以罪行嚴重性而言,若被告控罪較輕、舉例罪成判刑亦少於一年,疫情下或先批准保釋,但若刑期以年計,即使因疫情而延期數月,法庭或認為與刑期仍有距離,未必因而批出保釋。

法庭今起重新運作,蘇俊文表示案件積壓不少,部分案件原定排期2、3月審訊,但疫情下需重新排期,「可能年底都未必能開審」,他稱對還押者而言,不知案件何時解決,「心理上一定不好」,但法庭亦要衡量其他因素。

張達明:雖不理想 未偏離過往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表示,一般而言若涉嚴重罪行,被告亦可能要還押逾年才能審訊,縱現時情况不理想,但未至於偏離過往做法,法庭需平衡保釋及罪行嚴重性。

民主派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大勝,不少區議員均稱冀探望在囚示威者,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人早前設立平台協調,每名區議員獲發3名在囚者編號。黃之鋒稱,目前平台約有100名區議員曾探訪,以及協助將網上資源輯錄並寄予還押者,「冀令牆內手足認為,與外界距離沒那麼遠」。不過,黃之鋒稱疫情下探望,需提早4個工作天申請等措施,導致可探望的在囚者較過往少。

(原文載於 2020 年 5 月 4 日《 明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