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但世間上除了說實話外,有甚麼難倒偉大的祖國?近日有報道指大馬爺決定明年1月退休,是因為持續捍衞法院之戰令他感到日漸沮喪、疲憊。既要接受內地法官及中央駐港官員「訓示」,又要對牛彈琴地反向他們傳達三權分立及司法獨立是一國兩制賴以延續的關鍵。可想而知,其對外工作只能用韓文的我愛你(嘥lang氣唷)來概括。

套用陶淵明《歸去來兮辭》:「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倒不如以形為心役,跟京官們改談風月、足球,何不快活?大馬爺雖然為官20年,卻十分貼地。不要以為他只懂往Hong Kong Club午膳。筆者猶記得在一次籌備新晉大律師與大馬爺午餐時,我們向曾擔任終審法院司法助理的大律師請教大馬爺的口味及感興趣的話題。該大律師回答:「吓?冇咩特別㗎咋喎,佢鍾意食餐蛋公仔麵,平時同佢傾偈都係講足球多嘅。」

當年,筆者曾出席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陳文敏教授於倫敦舉行的講座。其間,陳教授說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這不容否定,但是,我們決不應,更不能接受變成中國的其他省分一般的城市;反之,我們應利用優勢,把法治、司法獨立和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帶到中國,這才是應行之道。這番言論放到現在肯定會被說成「大中華膠」。但大馬爺卻付諸實行。只是,在中共統治下,鸞鳥鳳凰,日以遠兮。燕雀烏鵲,巢堂壇兮。香港不管是法治,還是其他核心價值,都正面對回歸以來最嚴重的威脅。法治已死,又如何利用法治「反攻大陸」?

接受路透社訪問的三位香港資深法官都憂慮,長此下去會爆發法官辭官歸故里潮。這亦是我們最擔心的。鸞鳥鳳凰退下,上來的只會是燕雀烏鵲。到時,我們只能把案件帶到香港人民法院,再由人大一錘定音。只能期望接替大馬爺的張舉能法官及以後的首席法官們能「做好佢份工」,而非做一份好工。因為,稱職的首席法院法官絕非好工!馬同志,辛苦了!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寶福山雅治@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 2020 年 4 月 18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