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三罷行動」清晨,阿路(化名)的19歲妹妹被拘捕。法庭因疫情全面停擺,妹妹的聆訊需延期至6月初開審。妹妹被起訴還押超過140日,至昨日第六度申請保釋才獲批。阿路認為法院停擺令妹妹被羈押日子更長,「未受審、未定罪就坐咁耐,公平咩?」有律師稱,若被告因而提出申索,相信難度較高。

庭上投訴警掌摑恐嚇 母淚流

剛畢業的阿路比妹妹年長3年,妹妹正讀大專,被控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意圖損壞財產而管有物品共兩罪,早前有示威者以同類罪名判監一年,令他不敢樂觀。

阿路憶起妹妹首次上庭,律師投訴她被警員掌摑及恐嚇「信唔信強姦你」,家人旁聽時知悉事件,他作為兄長「超嬲」,母親忍不住流淚。妹妹扣押數月,阿路曾被父親怪責「無睇實個妹」,「我係阿哥,其實應該陪阿妹出去……𠵱家情况唔簡單,唔係(扣留)48小時後就返到屋企」。

兄質疑未審長押 大狀:難索償

妹妹羈押在勵敬懲教所期間,阿路表示有親友每日探訪及外界寄心意卡,妹妹不算孤單;但聆訊延期,她感到無助、疲累。他只寄望審訊「速戰速決」。他說,妹妹未受審就還押數個月,「這段時間點補償?」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不便評論個別案件,但若就被告還押日子延長而申請索償,他相信難度較高,「法庭因為肺炎疫情而停擺,可以向警方定法庭索償?」蘇稱被告一旦判監,法庭會考慮其羈押日子扣減刑期,若案件勝訴後則獲賠訟費,但法庭只會考慮自招嫌疑和控方有否技術失誤,羈押日子不在考慮之列。

(原文載於 2020 年 4 月 4 日《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