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某位自稱公共事務顧問兼前資深傳媒人的專欄文章,我的回答是:其舉動嚴重干涉了大律師公會內政,嚴重違反人類基本良知和常識,是赤裸裸的霸權行徑。法律界同業堅決反對。大律師一直奉行自僱經營模式及不得拒接原則,歷來堅定維持不干涉原則。其文章陳詞濫調,充滿政治偏見與謊言。對於其干涉大律師公會內政,損害大律師名聲的行為,我們必將採取有力措施堅決反制。任何人都不要低估大律師維護法治的堅定決心。我們要清楚告訴某些人,人貴有自知之明,請她還是趁早反省一下自身問題,放棄偏見和執念,停止喋喋不休的聒噪。我們奉勸這些人別再浪費資源,無事生非。其把戲不會得逞,到頭來只會是枉費心機一場空。」

疫情持續,香港人人心惶惶,不是怕受感染就是擔心生計。的確,疫情爆發至今,大批市民面臨開工不足甚至失業的危機。下筆當日,尖東地標之一的洲際酒店宣佈提早關門裝修,並遣散所有員工。在旅遊業蕭條的情況下,叫這批員工如何找新工作?法律界亦然,很多新晉大狀(尤其是以刑事為主)在法庭延期下損失大部份收入,甚至零收入。當然,大律師有一定積蓄,正是外人眼中「平時搵埋搵埋唔少」。像筆者比較幸運的,仍可以「食老本」以應付每月2、3萬的辦公室租金、燈油火蠟及職員薪金,但還有很多新晉大律師處於無法達到收支平衡的局面。可能該資深傳媒人被大台洗多了腦,以為大律師都是斷鐘計萬萬聲,平常工作至4時便去happy hour飲靚酒。

家下香港經濟低迷,苦海求天,我嘅心情已經好肉酸。該資深傳媒人文中還要其短自暴,以身邊人傳來的fake news放於文中支持其說法。該資深傳媒人說大狀們天天有工開,為被捕人士提供源源不絕的法律服務,出庭一次可收3萬港元。自己腦殘(所以別怪她)相信都算,還要未fact check就在報章中誤導市民,以為加上「據說」就不用負責任?還要自稱資深傳媒人?年紀你就資深!筆者亦是她口中天天有工開的義務律師,可以以親身經歷告訴各位,包括資深傳媒人,我們每晚到警署通宵接見被捕人士都是分文不收的。即使上庭,我們向基金收取的法律費用也比平常上庭所收的少,更有不少大家眼中「上咗岸」的大律師及資深大律師完全義務協助,從不計較。

而資深傳媒人口誅筆伐的是我們的主席戴啟思去信財爺要求政府向大律師發一筆等同12個月辦公室支出的補助金及延遲2020-2021年度繳稅。先不論要求合理與否,一封4頁長的英文信,只抽最後一段來營造獅子開大口的形象實在不公,主席在信中亦有讚揚政府的善意,更節錄了財爺的網誌,並明言希望了解為甚麼政府補貼措施不包括自僱人士。最後才提出希望政府亦可提供補貼予自僱人士。其實,法律界亦對所提出的要求有不同聲音,即使是早前已提出的短期免息借貸計劃,亦只有非常小量的申請,有年輕大律師直言「寧願搵屋企人幫手」。雖然業界對主席去信財爺的建議有不少反對聲音,但無論支持與否,我們仍然慶幸能擁有一位敢於為自己會員福利着想並赴諸行動的主席。

資深傳媒人的文章最後說正常人對大狀的要求只會有「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的反應。但從其文章,我找到最荒謬,最無恥。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耿不爽@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 2020 年 4 月 4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