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成員、執業律師黃鶴鳴表示,本案關鍵在於被捕人的手機在解鎖情况下,警方能否沒搜查令就查閱該手機,而今次上訴庭裁決的「大方向」仍規定警方查閱手機前須先獲得搜查令,同時不准警方強迫被捕人提供手機密碼,認為是次裁決「對人權」未有太大倒退。

黃鶴鳴又稱,上訴庭今次推翻原訟庭豁免警方在「緊急情况」下不獲搜查令便可查閱手機的原則,改以警方不能在「合理可行」情况下取得搜查令的原則代替,但判辭未有提供具體例子,擔心上述原則或有模糊之處,令警方毋須搜查令查閱手機的門檻被降低。

除了手機密碼,部分手機現時具有人面或指模解鎖功能,假如警方透過上述功能強行解鎖手機,黃鶴鳴認為做法將涉及被捕人是否自願提供密碼,引發相關證據能否呈堂的爭議。他又強調,警方必須先向當事人宣布拘捕,才擁有是次裁決所提及的權力。

稱多人指控警逼交密碼

人權組織民權觀察擔心,法庭容許警察因調案需要在無手令下搜查被捕人手機內容,有關的批准原因過於寬闊,易被警察濫用,並可接觸到大量可能與案件無關但屬個人私隱的資料。判辭同時規定,警方不可強迫被捕者提供手機解鎖密碼,但民權觀察注意到,有很多被捕人指控警察以威迫甚至暴力方式迫使被捕人提供密碼解鎖手機。民權觀察促請警方嚴格執行法庭的要求,更不應曲解法庭的裁決。

(原文載於 2020 年 4 月 3 日《 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