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反修例運動開始後,一直有派員監察警方執法的民權觀察,其發言人王浩賢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根據上訴庭的判決,當警察在無合理可行的方式申請法庭手令時,容許警察為調查罪案的需要,而在沒有手令下搜查被捕人士手機的內容,他認為有關的批准原因過於寬濶,容易被警方濫用權力,上訴庭亦沒有充分考慮到保障私隱的問題。

王浩賢提到,判詞有說明,警方在一般情況下,需要有法庭手令,才可檢查被捕人士的手機,亦不可強迫被捕人士提供手機的解鎖密碼;他認為警方有責任向前線警員講明相關規定,並促請警方嚴格執行法庭定下的要求。

法政匯思成員黃鶴鳴律師向《立場新聞》表示,難以說定今次上訴庭的判決是否變相放寬了警方的搜查權力,上訴庭沒有詳細闡述何謂「無合理可行」,而大前提是警方在一般情況下,是需要有法庭手令,才可檢閱被捕人士的手機內容,故今次的判決不是「開綠燈」。

(原文載於2020年4月2日《立場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