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禁聚令」實施後,有「黃店」疑成為警方嚴厲執法的目標。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今早接受商台節目訪問時透露連日均有警員到其店執法,如昨日有警員到訪紅磡分店,當時十多名顧客在外等外賣,卻被警方質疑違例,要求客人4人一組站着,每組相隔1.5米距離。但根據當局規定,「等外賣」並非屬於群組聚集,故理應不受法例限制。有大律師亦稱,「等外賣」明顯不符群組聚集定義,但若有市民因此被票控,或只能於法庭上進行抗辯。

張俊傑在節目中透露,自新例實施以來,連日均有警員到其分店執法,如周日時有食客質疑其店舖客人人數過半而報警,警方到場後點算食客人數未超規定,但仍抄下其店長身份證作紀錄。昨日再有警員到其分店,當時約有十多人在分店門外等候外賣,警員竟叫等候人士4人一組站着,每組要分隔1.5米距離;其後警員再進入店內用尺量度,叫不相識的食客坐在一枱,以做到每枱相隔1.5米的距離,「成件事要用佢哋嘅智商先明點解要咁做」,他認為法例賦予警方執法權力,但如何演繹則由警員自行決定,是錯上加錯。

張俊傑直斥政府頒例前根本從沒有站在業界立場去考慮,以涉事分店為例,「因為店舖好細,(原本)坐到50個位,如果要客人分隔1.5米,係坐唔到25個位,坐得十幾個。」他形容若小店面積僅200至300平方呎,根本難以做到每枱分隔1.5米的規定,「如果本身得幾十個位,可能只做到一枱」。他批評「(疫情下)業界已經大受打擊,佢無啦啦提4人上限,佢自己都講唔到有咩科學根據,好多根本坐唔到一半,你叫人點樣維生?」。

他稱外國已有不少例子要求全行停業,由政府補助,「而家係政府睇住我哋幾時死⋯⋯唔係吊鹽水,係攞大家命。」他認為政府應直接要求全行停業半個月或一個月,由當局直接補助租金及工資,否則最終只得大集團能捱得過疫症。他稱,其分店在疫情開始後生意額已下跌2至3成,新例實施後再跌3至4成。

政府日前在社交專頁「添馬台」貼文,指「等外賣」不符合群組聚集的定義,故理應不受禁止多於4人聚集的法例所限。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亦認為,若市民只是排隊「等外賣」,即使多於4人聚集,亦不屬於「群組聚集」,「雖然呢班人好似有共同目的,就係等外賣,但無集體性質,因為佢哋唔會等埋一齊落單、等埋一齊離開。」故理應不構成違法。

不過,他指若有人真的因此被票控,涉事人或只能在獲得告票後到法庭抗辯,但又稱若涉事人認為被無理控告而希望提出申索,「如果覺得警方係濫用權力,就要透過民事程序申索,並且要提供證明,證明警方執法時係有惡意等,例如係影片或其他證據。」

《蘋果》向警方查詢為何要求店外等外賣人士需分隔站立,警方未有回應,只稱昨日接獲報案,指涉事食肆內餐桌分隔距離不足1.5米涉違例,警員到場後發現餐桌分隔距離符合要求,案件列「投訴」處理。

(原文載於 2020 年 3 月 31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