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教授日前撰文,指「香港法治不但已死,更變成了喪屍」,結果反應非常多元,從勇武派的「乜你終於醒喇」,到和理非的「仲有險可守」,也有藍絲的「係你親手殺死法治」。戴教授是香港的憲法學權威,曾鑽研法治人權理論及推廣法治教育多年,由戴教授口中講出「法治已死」,可謂份量十足,香港無多少人有足夠的學術和專業知識去反駁他。

本專欄在月前提及過,「有險可守」的是法治精神,法官、法律、法庭等等法治外皮,不足以證明法治還在人世。因為「以法而治」(rule by law)和「法治」(rule of law)一字之差,意義卻差天共地!「以法而治」強調的是法律制度、法律威嚴和守法意識,最多就是加上司法獨立和程序公正,這是對法治狹義的理解;真正「高端」和廣義的「法治」,必然是強調人權的保障和公義的彰顯,這是用來量度「法治」是否仍然存活的保險線。

如果我們檢視香港目前的情況,我們能有自信地告訴自己,香港「法治」是活生生嗎?有示威者向法庭投訴被警察毆打及恐嚇,裁判官的反應是「我知道嚟做乜嘢?」有法官直呼示威者為「罪犯」,聲稱「自我審查不一定是壞事」;警察執法時公然違法,嚴重傷人,至今無人被調查和起訴,最多是被「訓斥」了事;而律政司面對市民的質疑,只會護航說「詆毀法官有損法治」,卻從不去正面回應和自我反省。很明顯,香港的「法治」已蛻變成「以法而治」,只剩下一套用來處理爭議和處罰市民的法律架構。這頭法律喪屍不斷運作,不斷高呼「法治」,卻經常做出違反、蔑視「法治」社會正義和人權保障的行為。

我們也許不需要把香港「法治」全盤推倒,因為它還有迴光返照的時刻,把《反蒙面法》 判決為違憲便是一例。但我們是時候,把對香港「法治」的過度幻想和依賴拋掉了。要推動社會改革進步,講到尾還是我們每一個市民的責任,我們要有決心、毅力和勇氣,透過行動去實踐出公義,保障好人權。這樣的話,「法治」便是活的,活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中。

海熊@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20 年 3 月 28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