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主政區議會不足三個月,先後有15名民選區議員被捕,最新一位是中西區議會主席鄭麗琼。她在會議上作風強硬,也是區內的老牌區議員,但她被警方以一條已經封塵68年的煽動意圖罪拘捕,相關條文仍沿用女皇陛下等字眼。警方目前未有落案控告她,但若要提出檢控,就必先經律政司司長書面同意。

本身是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指出,煽動意圖罪是港英時代,用來打擊批評港英政府的異見分子,對上一次動用條例,並打官司到上訴庭,已是1952年。他痛斥港府將真面目原原本本顯露出來,「如果沒有23條,就用過時的殖民地法律告你。有23條,就可不用生鏽法律。」

法政匯思成員兼大律師田奇睿指出,97回歸後,任何條例提及英女皇、殖民地政府字眼,都要按情況解讀為香港特別行政區,例如港督變成特首。但他質疑的是,1952年案例對法律條文的演繹,是否經得起人權法的考驗?因為違反人權法就是不合憲。

首次定罪最高監禁2年 指出錯誤或獲豁免

鄭麗琼遭警方深夜上門拘捕,相信涉及她曾在社交網站,轉載涉嫌開槍撃中印尼女記者眼睛的警員資料有關,當時她在帖文中寫道:「如果這名警員是有良知的?請自首!以眼還眼」目前已經獲釋。警方指,鄭麗琼涉嫌干犯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下,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同時會檢視她有否觸犯私隱條例,以及法庭禁制令下的藐視法庭罪。

根據本港法例第200章 《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列明,煽動意圖是指意圖:

  1. 引起憎恨或藐視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襲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皇陛下的領土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依法成立而受女皇陛下保護的領域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或
  2. 激起女皇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
  3. 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或
  4. 引起女皇陛下子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或
  5. 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或
  6. 煽惑他人使用暴力;或
  7. 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不過條例亦清楚指出,任何作為、言論或刊物,如果僅有以下意圖就不會視作具有煽動性:

  1. 顯示女皇陛下在其任何措施上被誤導或犯錯誤;或
  2. 指出依法成立的香港政府或香港憲制的錯誤或缺點,或法例或司法的錯誤或缺點,而目的在於矯正該等錯誤或缺點;或
  3. 慫恿女皇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嘗試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
  4. 指出在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產生或有傾向產生惡感及敵意的事項,而目的在於將其消除

第10條列明任何人作出、企圖作出、準備作出或與任何人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或發表煽動文字;或刊印煽動刊物等,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2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3年。第11條指出,只可於犯罪後6個月內提出檢控,但未經律政司司長書面同意,不得就第10條所訂罪行提出檢控。

民主派議員下午見記者,本身是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指出,對上一次動用條例,並打官司到上訴庭,已是1952年,涉及《大公報》文章煽動意圖罪,當時的上訴庭認為在殖民地,就算沒有意圖使用武力也好,都屬犯法。不過,現時相關法例已經違反所有人權法,抵觸國際公約和基本法下有關保障言論自由的條款,聯合國已經多次叫港府刪改過時和生鏽的法例,「為何港英政府當年可以用,因為當時沒有人權法。」

他指出,煽動意圖罪是殖民時期的惡法,用來打壓異己。如今港府將真面目原原本本顯露出來,「如果沒有23條,就用過時的殖民地法律告你。有23條,就可不用生鏽法律。也解釋了何君堯、駱惠寧、夏寶龍,多次說要有23條。目前並不是用來保護國家安全,而是用來打壓異己。」

同屬大律師的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質疑,「鄭麗琼做了甚麼?天大的錯事?需要深夜凌晨上門拘捕?」他指出一般而言,要在深夜、凌晨、甚至上門拘捕,只會是擔心疑犯潛逃、毀滅證據、又或為了震攝的作用。「很明顯地,堂堂中西區議會主席不會潛逃,網上帖文已被CAP圖不可毀滅證據,唯一的就是想震攝鄭麗琼、中西區議會和全香港市民,目的非常明顯。而警方所指的煽動意圖模糊不清、又說私隱條例要再研究,即是為拉而拉!」

本身是大律師的民主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表示,當時佔中九子被控「煽惑」罪行,現在是根據另一條罪行控告,形容警方是「賊佬試沙煲」,測試哪一條法例可用。她指,區議會短短運作了不足三個月,已經有三名區議會主席和一名副主席被捕,「究竟現在發生緊咩事?是不是公報私仇?濫捕濫告?」

泛民上任區議會3個月以來,警方連環拘捕了15區議員:

3月26日: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琼 涉煽動意圖

3月21日:屯門區議員林健翔 涉行為不檢

3月21日:元朗區議會主席黃偉賢 涉阻差辦公

3月11日:大埔區議員連桷璋、姚鈞豪 涉阻差辦公

3月8日:大埔區議員連桷璋、文念志、姚鈞豪 涉非法集結

2月29日:葵青區議員郭子健 涉非法集結

2月8日:西貢區議會主席鍾錦麟 涉非法集結

2月8日:西貢區議員蔡明禧、馮君安、陳緯烈、王卓雅 涉非法集結

2月1日:深水埗區議會副主席伍月蘭 涉非法集結

1月21日:元朗區議員伍健偉 涉阻差辦公

1月1日:深水埗區議員冼錦豪 涉非法集結

違反人權法就是不合憲

法政匯思成員兼大律師田奇睿接受眾新聞查詢時指出,煽動意圖罪由30年代引入香港,在50至60年代用得最多,尤其當時有六七暴動,為了阻止社會上的反對聲音,但70年代後未見有相關案例。他指出「控罪本身的性質是歷史久遠,但70年代後再沒有用,是否就不能再告,理論上、法律上又不是。正如當年律政司使用普通法的煽惑公眾妨擾罪控告佔中九子,亦是很多年沒有用,但不會因為沒有用,而令法律條文失效。」

煽動意圖罪對上一次香港案例,遠在1952年的上訴案。自90年代香港引入人權法,世界對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等價值更新看法,他質疑的是「1952年案例對法律條文的演繹,是否經得起人權法的考驗?因為違反人權法就是不合憲。」

凡與「發布」有關的罪行,往往牽涉言論自由等價值,他認同言論自由不是不受限制,但「保障去到邊個位?就要拗!」他認為,煽動意圖罪隠含了需要煽動暴力的意圖,控方需要證明,「如果控方認為不需要煽動暴力的意圖,人權法將會被挑戰;如果控方認同需要有煽動暴力意圖,人權法未必會被成功挑戰,但這宗案件又未必證實到。」

禁制令本身可圈可點

警方指,鄭麗琼涉嫌干犯煽動意圖罪,同時會檢視私隱條例和藐視法庭罪,但要再審視和徵詢法律意見,才會作出檢控。換句話說,警方目前未夠足夠證據提控,但鄭麗琼亦有機會最高被告三宗罪。田奇睿指出,一個人同一個動作,有機會被告多於一罪,但也有機會因為內容重覆,以較嚴重的控罪取締。如強姦過程涉及非禮,未必又告強姦又告非禮,或會以較重罪名的強姦提控;又如過關帶過量煙酒沒有申報,會被控沒向海關申報和管有應課税品兩罪。他指出,被告多於一罪,法官判刑時一定會考慮,不是「告多兩條就一定坐多了」。

至於禁制令方面,郭榮鏗形容禁制令本身可圈可點,「假如警方毆打市民,我拍下了,放上網,可能就已經違法,但如果警方違法,牽涉警暴,我們要找他出來投訴他,要用照片或片段作為證據,是否又違反禁制令?」他指,鄭麗琼亦沒有煽動他人滋擾警員或警員的家人,批評禁制令本身有很多問題,取決於律政司司長是否開綠燈。楊岳橋強調就算是藐視法庭,警方也不應又拉又鎖,只能透過律政司用民事程序處理。

自保?

不少網民亦有轉載起底帖文,有沒有機會被拘捕?港大法律學院教授、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接受港台訪問時指出,理論上發表或轉貼,都有可能觸犯相關條例。他提醒在網上發表言論時要小心,不要甚麼都轉貼出去。

田奇睿坦言,條文本身都不清晰,市民很難有一個好好的保障自己方法。

有人會說,你不上街就不會給人告暴動,但不要忘記我們有集會自由。只要不犯法,仍有權限做的。

有人會說,咩都唔做咪無事囉,但其實這並不符合現今人權自由的看法。

(原文載於 2020 年 3 月 26 日《 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