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私人公司當法律顧問,有一大伏就是很多公司已改裝成「開放式辦公室」。從前在律師樓,每位律師也有一間房,令律師們都可以專心工作。

初入行時,有位合夥人曾跟我說:「我哋呢度喺open-door policy,個個都開住道門㗎。你有咩問嘅話,直接入去問就得㗎喇!」少不更事的我信以為真,不知吃了多少閉門羹。

轉職成為私人機構的法律顧問時,「開放式辦公室」已是潮流,連最大老闆也沒有房間。老闆沒有房間,不代表你可以隨時隨地問老闆問題。老闆們十分推崇「開放式辦公室」,一來是減低開支;二來,可以更方便監視哪位員工在偷懶;三來,可以隨時神不知鬼不覺地站在你背後,細細聲在你耳邊說:「又上緊Facebook呀?唔使做呀?」真的日日汪阿姐上身,嚇到個心離一離!

對律師們來說,「開放式辦公室」簡直是地獄。試想想,當你專心看合同或埋首寫那些字體大小只有font size 8的條款及細則時,有同事突然站在你面前說有東西要問你意見,你會當他透明直至完成你的工作,還是扮隨和放下手頭工作回應他好呢?所以,有些同事索性在枱上放了告示牌:「如非急事,請勿打擾」。

很多同事見你忙着,都會識趣地說:「我轉頭再搵你,或者你得閒搵我吧。」但如果,你的工作枱被一群全日吱吱喳喳、喋喋不休的同事包圍着,每一日上班你就有如去街市一樣。更糟的是,這班同事晚晚回家就看某電視台,回來公司就由「東西張望」說起,甚麼的「愛回家之再回家」、甚麼的大陸劇都要仔細討論及分析。

近月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公司實施「在家工作」,還我耳根清靜,不用每日再「聽電視」,聽那些沒有養份的節目內容,工作效率突飛猛進!

隨着疫情緩和,同事這幾天也回到公司上班,而我就有機會聽到全套《愛的迫降》的全劇透版本,更有同事說要去北韓旅行。老闆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把一個會議室改為他的私人辦公室,說他曾經外遊,為同事着想要自我隔離云云。

賤婢愛迪立@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 2020 年 3 月 21 日《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