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份幫手做反送中義務律師嘅朋友,可能都已經留意到陸續有踢咗保嘅手足,比警察拉返轉頭,跟手檢控帶埋上法庭。佢哋有啲被控同當日第一次被拘捕時相同嘅罪名,有啲就改控或甚至加控其他罪名。

其實踢到保只代表踢保嗰一刻,警察未有足夠證據或法律意見去做出檢控,唔代表警方會就咁結案,當件事從未發生過。

老實講,小弟跟開嗰幾個拉返轉頭嘅手足,控方檢控所依賴嘅證據同埋法理基礎都不算強(強嘅話就一早告咗),有部份甚至有啲搵嘢嚟告嘅感覺。但我哋又唔可以排除有部份呢類案件只係警察或律政司做唔切,所以比你踢咗保先,依家得閒再拉你返嚟咁樣。

但無論點,個訊息好清楚:警察又好,律政司又好,從來冇鬆過手。正如年頭某總警司話齋,警方會追·究·到·底!(不過呢個原則只適用於示威者,自己友犯法「訓斥」就得㗎啦,「訓斥」完記得加人工呀Sir!)

所以,各位手足唔好以為踢咗保就大安旨意,放鬆晒啲戒備。相反要做好被秋後算賬嘅準備。

首先,耐唔耐要溫下功課。熟悉自己嘅法律權益。(廣告時間)大家可以睇返法政匯思全套懶人包 。但如果大家真係懶到連「懶人包」都唔得閒睇,小弟只跪求大家記得一樣嘢:喺警察面前除咗「我冇嘢講」就唔好講任何嘢。其實呢點無數法律界人士,由上年6月到依家講到口臭,但都仲有被捕人士喺律師到達差館之前,對住差人係又噏唔係又噏,最後搞到想申請保釋都難。記住,就算警察打你嚇你氹你,律師未到前你一定要保持緘默,打你嚇你只係受一時皮肉之苦,你亂噏完隨時要長期失去自由,條數其實好易計。

第二,要拉你返轉頭,警察一係就幾日前打電話預約你去差館落案檢控,一係就出其不意上門進行拘捕(後者有時仲會帶埋個搜查令,方便即時搜屋)。無論係邊種情形,你都有權搵律師。如果係前者,你應該馬上聯絡當日協助你嘅義務律師,等佢哋喺你去差館之前,打電話比警察問清楚究竟佢哋想點,如果係落案檢控又會告啲咩。需唔需要再落口供,等你可以做好準備,有需要時義務律師會陪同你去差館落案。

如果係後者,你要保持冷靜,要求即時聯絡律師。最好事前一早做好準備,將你律師嘅電話號碼或義務律師團熱線比咗屋企人,等佢地可以代你打電話比律師。律師到場前,警察可能會對你凶神惡煞,甚至使用暴力,但你要堅持保持緘默,如果你夠堅持,警察無奈之下俾你早些搵律師嘅機會就大增。手足特別要留意有啲警察喜歡玩「黑面白面」遊戲,你呢頭俾人兇完,嗰頭就有個貌似友善嘅警員行過嚟跟你做個friend,噓寒問暖,目的可能係想取得你信任,再由你口中套取招認或其他有用嘅資訊,你千祈唔好咁易信佢呀!

第三,就算警察有搜查令可以睇你手提電話內容,你都有權唔比手機密碼佢。佢可以撿取你電話做證物,再叫鑑證科破解你電話密碼,但就唔可以逼你交出你手機密碼,切記!

講開鑑證科,小弟都係時候出返去睇「法x先鋒」學做法醫嘞,有機會再傾過!

示言@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 2020 年 3 月 7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