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李安然】

反修例運動如以政府首次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2019年2月13日起計,已逾一年;五大訴求,暫只有一項達成。相信不少讀者與筆者一樣,為今年9月的立會選舉心急,希望重現去年11月區選的大勝,痛擊政權。法政匯思日前參與一份聯署「登記成為選民 真雙普選不是夢」[1],呼籲市民登記成為選民,特別是立法會功能組別的選民,以參與9月立會投票,進一步削弱建制勢力。筆者支持聯署,下文是筆者的一點個人分析,回應一些參與功能組別選舉的質疑,並不代表組織立場。

世事弔詭的是,最支持大家參與功能組別選舉的原因,竟來自中聯辦﹕據稱,駱惠寧指反對派取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是奪取管治權![2] 這等於指市民投票就是發動政變。道理上,駱的講法當然無稽,依法參與選舉竟有革命之實,這是對《基本法》保障大家選舉權利的誣衊。實際上,駱如此驚慌,說明立會過半,正正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之舉。筆者執筆之時,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於《明報》撰文 〈反對派隨時奪權 何止癱瘓香港?〉 [3],形容民主派立會過半即可癱瘓政府,無疑是另一有力佐證﹕如果大家踴躍參與立會選舉,威力巨大。

那簡單來說,為何建制中人,如此憂心呢? 因為法制上 [4],政府提出的任何法案,必須立會過半,方能通過。換言之,把香港過去一年多弄得民怨沸騰的《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如立會民主派過半,政府就會連提出都不敢;而財政預算案,因為是以法案形式呈交予立法會通過,政府如想為警察增加預算,如立會民主派過半,可謂天方夜譚。

然而,要立會過半,由於比例代表制的關係 [5],現實上民主派在地區直選是不可能盡取35席,以達立會半數;因此,必須透過參與功能組別選舉,方能達標。不過,對於民主派應否參與功能組別選舉,卻有不少來自同路人的質疑聲音,這正正是本文要處理的議題。

質疑一:「參與功能組別,等於要改變黑警,就要加入黑警,既背棄原則,又不切實際」

回應﹕今天港人羨慕台灣可以直選總統,蔡英文政府在武漢肺炎抗疫調動得宜,令台灣人無須為口罩奔波,完全把香港比下去,感受深刻。不過台灣的民主政制是如何出現的呢?90年代以前,台灣仍然受國民黨的獨裁威權管治,可謂「蔣家皇朝」,從蔣經國手上接任總統的李登輝,卻帶領台灣於90年代修憲,讓台灣人民可以直選總統,直到今天;而當時的李登輝,正是國民黨主席。因此,「加入黑警以改變黑警」,有例可循。

當然,無人能保證,民主派參選代表都是李登輝,有同樣能力及決心,對抗獨裁政權;但問題是,正如無人能保證明天林鄭不會宣佈香港獨立、鄧炳強會支持調查警察一樣,我們只能憑參選人往績、政綱等,以可能性作評估;但如果因為無辦法確保民主派代表在當選後會落實承諾,我們就拒絕投票,那麼我們幾可肯定的卻是,在建制派取得議席後,警暴會繼續橫行,香港會繼續沉淪。

筆者明白,功能組別選舉並非一人一票,有欠民主;但如果單以一人一票這個準則衡量是否應該參與,嚴格來說,超級區議會那5個議席是才算得上全港一人一票,比起地區直選只代表某選區更民主,用質疑聲音的同一邏輯,豈非市民應該放棄在地區直選投票,全部改投超區?我們實在不應把手段與目標混為一談:參與功能組別選舉只是手段,爭取民主才是目標。

質疑二:「參與功能組別選舉,浪費人力物力,卻不一定會過半;資源應放在其他地方」

回應:前線勇武在面對子彈的時候,從來不會質疑送頭是否一定會帶來民主,我們何不用行動表示我們一樣相信,堅持才會看到希望?筆者當然不會否定有其他爭取民主的路徑,例如國際戰線,但很實際地說,和理非可以發揮影響力的地方,畢竟有限;即使立會不能過半,建制派議席減少一個,就算成效微小,也是勝利。

結語:煲底之約

筆者深信終有一天,香港人會在煲底慶祝;但光復之後,香港人始終要處理政制何去何從的問題。今天港人既已有光復的願景,那麼現在每一次的選舉,都是為未來政制發展的演練,何不盡力參與,為香港民主打好基礎?今年的選民登記截止日期是5月2日,但如果本身是選民,只想更改功能組別界別,截止日期則是4月2日 [6]。香港人,加油!

[1]:「登記成為選民 真雙普選不是夢」聯署 
[2]: 【政情】駱惠寧首晤社團 稱反對派不可能奪取管治權 nowTV 2020年2月21日
[3]﹕ 周浩鼎:反對派隨時奪權 何止癱瘓香港? 《明報》 2020年3月4日
[4]﹕《基本法》附件二
[5]﹕ 香港法例第542章 《立法會條例》 第49條 地方選區及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的投票及點票的制度
[6]﹕ 選舉事務處﹕遞交選民登記申請表格

(原文載於 2020 年 3 月 5 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