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跟幾位民主派立法會現任或前任議員28日被香港特區警察拘捕了,罪名是參與去年8月31日的「非法集會」,而黎則另加「刑事恐嚇」。

所謂的「非法集會」,即參與未經警方同意的集結。香港的《公安條例》與台灣的《集會遊行法》有幾分相似,即遊行前要通知警察,而警察可以用公共秩序之類的理由拒絕,如果你還要上街的話,就犯《刑法》了。

以往香港的遊行集結,警察雖然會搞些小動作,卻都會批准,但去年反送中運動後,警察就頻頻反對,8月31日的是其中一例。而黎智英跟多位民主派重量級人士認為,警察的反對不合理,還是上街去。因此,撇開《公安條例》本身合理與否,警察以非法集會為由去抓黎智英等人,法律上是有依據的。

問題是,黎智英等人是在光天化日底下遊行,影片多的是,沒有什麼要調查的,為什麼遲不抓早不抓,要半年後才抓人?

至於黎智英的「刑事恐嚇」這件事更加有趣,指控他在2017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後「恐嚇」另一香港報紙的記者,內容大概是黎不滿被近距離拍照而發脾氣罵人之類的,全程有影片,不知為何警察之前2年半都認為黎智英沒有犯法、不抓人,現在卻突然認為他犯了法。這樣的舉動是否太兒戲了?

香港特區政權似乎有心向大眾發出訊息,說明政府近日雖然回應各方要求,向全體香港公民發放1萬港元,但他們並不會因為武漢肺炎疫情而手軟,警告抗爭者不要乘機突圍。

但這個做法其實有點莫名其妙。對於中共來說,香港最令它擔心的,不是幾個年過花甲的民主派老頭子上街遊行,而是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若給民主派贏了,中共雖不至失去香港的管治權,但卻會失去財政權跟立法權。香港立法會選舉跟台灣立法院選舉不同,香港很多議席既不是1人1票,又不是比例代表制,而是只有少數既得利益團體可以投票的「功能組別」,可謂量身訂造,民主派因此很難拿下立法會,但以今日港共的神憎鬼厭來說,民主派爆冷贏出實在不足為奇。

港府近日之所知那麼大方對每人發放1萬港元,正是為了拉票,而且除了這1萬港元以外,還有很多特別為「功能組別」而置的援助,目的也是拉票。但諷刺的是,既然特區政府為了選舉而破例做那麼多事去討好港人,為什麼又要高調抓黎智英等人?這不是自相矛盾了嗎?

我沒有水晶球,但我猜這除了是因為林鄭月娥那種好鬥心理外,更重要的是,緊跟北京的路線。跟上一代的領導層不同,這一代的中共,似乎十分迷信拳頭,不甚會權宜,總之凡事硬來,一次硬來不成功,再硬一點,即英文所謂的「double down」(雙倍下注),不到最後,誓不讓步,就算迫不得已讓步,也要擺出一副戰鬥格才高興。他們的邏輯是,讓步等同示弱,而示弱等於鼓勵別人得寸進尺。

他們的眼中,沒有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觀念,也沒有鄧小平所說的摸著石頭過河的變通。不但對香港如此,北京近年對美國以至台灣、日本也是這樣,一味靠惡,結果只換來一浪接一浪的失敗,但它還是樂此不疲,繼續「double down」。這次高調抓黎智英等人,我看來是個姿態,擺出戰鬥格,繼續跟抗爭者拉鋸下去。

說句題外話,港共文宣天天說黎智英收了CIA的錢去搞亂香港,一吹就吹了20幾年、四分之一個世紀了,還是只聞樓梯響,不知再要等多少個世紀才會見到「證據」,但這種文宣在香港偏偏還是有市場,也挺有趣的。

(原文載於 2020 年 2 月 28 日《 台灣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