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期有親愛的讀者留言指筆者應該投放更多心力於事業發展上,而非寫一些無重點的廢文。這位讀者的意見猶如當頭棒喝,一言驚醒夢中人。所以,筆者亦決定利用審訊押後的這段時間好好學習法律上的知識。

當然,學習的方式並非如警務處處長般睇吓成龍及方中信。如果靠睇吓歐陽震華或鄭嘉穎去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大律師,恐怕第一庭已被法官轟出法院,再被大律師公會除牌了。

大律師一行和很多其他行業一樣,都需要實牙實齒地終身學習。

大律師就像專科醫生,需要鑽研並精於某一項甚至幾項專業領域。例如以前一談及刑事,很多人會立刻想起香港的「刑事四天王」,談及仲裁及嚴重受傷便會想起我們的律政司司長等等。香港實行的仍然是普通法制度,法律的解釋權在司法機構手上(是否仍然有險可守便留待各位判斷)。一般而言,法官可根據法律條文本身用詞、其立法原意、當時社會道德價值觀及公眾利益等因素去解釋並應用有關法律(亦有一派學說挖苦道,法官如何解釋法律全靠當天早上吃了甚麼早餐)。雖然法治其中一個重要元素是確定性(certainty),但法官也是人,如何詮釋法律必然會滲入「人」的因素,正因如此,法官一職恐怕亦難以被人工智能取代。在這情況下,同一條法律在不同時間都有機會改變。我們在法律學院學習如何使用案例時,第一樣要學的便是要找出該案例是否相關及是否仍然適用,行內稱之為「Good law」。筆者在去年協助另一位大律師處理案件時,每找到一宗(至少我認為)適用的案例後,帶領我的大律師都會問「有沒有案件引用或推翻過它?」「最近一次被援引是甚麼時候?」

在普通法世界中,法律隨時都有機會改變,若果我們「一本通書睇到老」,官司也定必「通輸」。除了每天到司法機構網站查閱新載判案書外,我們亦可透過香港律師會出版的《Hong Kong Lawyer》月刊查閱最新的案例發展。筆者拜入Head of Chambers門下後,發現師父會在收到《Hong Kong Lawyer》後到「案例撮要」一欄中看一遍,做筆記及標籤重要案例!而慚愧的是,筆者以往只會到「新會員動向」一欄的照片中,看看有沒有美圖或認識的朋友,然後傳送給他並嘲弄一番!

除了法律專業知識外,對大律師來說,上庭時的表現包括盤問技巧及臨場判斷能力尤其重要。但這些都是書本上學不來的,要進步,便要多看及多了解各位大律師如何處理案件。身為資深大律師,師父到現在仍常說每次上庭都是學習過程。筆者曾讀過陳志海資深大律師的訪問,其間他提到當年其師父李柱銘叫他到法庭看師公余叔韶上庭。陳資深回憶到其師公盤問非常精采,散庭後他厚着面皮問師公「可不可以指點一下?」余氏回答道:「小朋友,你剛才只看到我在法庭一天的工作,但你見不到的是,我三個月來夜夜挑燈苦研。」當然,靠實戰累積經驗亦十分重要,沒有可能「唔知點做,睇吓睇吓就識做」。

大律師每次上庭都是「隻揪隻」,入行第一天師父已告誡筆者不要妄想庭上有人會幫到自己。因此,若要成功,必先(不用自宮!)下苦功。這一行並沒有捷徑,筆者亦正好趁法庭押後這段時間去增值自己,亦希望藉本文和社會各界共勉,共渡時艱。

(原文載於 2020 年 2 月 22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