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黃店」光榮冰室早前因應政府拒絕封關,表明「只招待香港人」,卻遭平機會警告要求收起告示,否則或被檢控。平機會晚上發表聲明,承認該會接獲投訴後曾致電勸喻餐廳移除告示,提醒餐廳限制顧客語言屬間接歧視「種族」,有機會觸犯法例。光榮冰室今午(16日)續吸引大批食客排隊,有台灣旅客用國語與店員溝通,冰室職員則以廣東話回應,讓他們入內用膳,旅客指不覺受到歧視。

「光榮飲食」今午再在其Facebook專頁發文表示,有客人轉發一段自稱平機會成員對話內容,否認曾致電光榮負責人。帖文笑言以現時政府部門的處理手法並不稀奇。

帖文又指負責人生於英殖香港時代,「無福份」接受普教中,所以「一句普通話都唔識」,同時反問:「我係一個香港人,點解我要識普通話?……難道我要為左政府口中既重要經濟來源,為左招待自由行客人,為左RMB,就要卑躬屈膝?」

借「維民所止」故事 批港府倒退至300年

光榮又批評香港政府面對疫情爆發卻「唔做野,唔封關,唔派口罩」,其店為求保障客人既安全,不招待某種人,以防萬一,卻遭「鷹犬組織」致電提醒。而帖文又引用作家查良鏞先輩查嗣庭相傳因出題「維民所止」,而遭雍正皇帝以言入罪,「現時香港政府既智商,莫非已經倒退至三百年前?」

來自台灣的許小姐稱,因看到冰室外有張貼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所以選擇排隊光顧。她表示,沒有聽說「只招待香港人」的告示。

她又指,即使看到店員只懂說廣東話的告示,但她認為香港很多商店都如此,所以都沒有被歧視的感覺,又稱若店員只能說廣東話,「就可以學習一下廣東話」。

她又說,台灣在疫情防護上都做得較周全,所以才沒有擴大。她相信若香港政府如台灣般做好預防,就不會有傳染問題。而與許一同排隊的友人先用國語與冰室職員溝通,職員則以廣東話回應,讓他們入內用膳。

港人曾先生認為,不單顧客可以選擇商店,商戶本身也有自己的目標顧客,有自己的取態,談不上是歧視,「無話啱定唔啱,純粹自己營商手法。」

食客撐做法合理:防疫政府唔做唯有商舖做起

他又認為,光榮冰室做法亦合理,「始終源頭喺國內,衞生方面做好防疫工作。政府唔做,唯有商舖做起,市民做起。」

港人Joyce和Juli等亦認為,冰室始終舖面面積,擔心萬一有人有病毒在身,會很容易傳染給其他食客,「依個時候唔存在歧視(問題),保護自己最緊要。」

港人蔡先生則反問:「政府部門嘅標準;信得過?」他又指,在香港當然講廣東話,平機會做法僅在打壓小店。他又指,過往甚少到尖沙嘴等遊客較多的地區,正因近來遊客人數大減,才前來光顧。

教大講師黎明反華人情緒言論惹抨擊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系講師黎明與她的丈夫日前在《刺針》撰文,提到新型冠狀病毒爆發時期出現了反華人情緒,直言病毒不會根據語言、地域身份及政治立場等因素來作區別。文中以「光榮冰室」作例子,提及不接待講普通話人士,看似能有效排除高危的病毒帶菌者,惟實際上病毒不會依據語言、地域身份及政治立場等因素區別感染者。如有人因此以成為被針對目標,會令真正受感染者被困於該羞恥感及壓力等,或未能及時求醫獲取幫助,對社會整體防疫是有害而無一利。

文章惹來眾多網民抨擊,有網民留言反駁她,並稱有關做法只屬自我保護、自救措施,直言因內地人經常出現瞞報、瞞騙所致,毋須要說成是「反華」、「反普通話」。

黎明接受《蘋果》電話訪問是表示,「光榮冰室」不容許說普通話的人士進入食肆用膳,固然帶有歧視成份。她續說,香港確診57個案中,只有7人屬內地輸入個案,代表不是只有說普通話人士才是病毒帶菌者。她表示,明白社會因政府沒有積極回應封關訴求,而選擇用自己方法處理,但並非一個理性、有效措施。她指出,民間只有良好意願是不足夠,還看是否帶來幫助。對於網上眾多網民批評,她認為如有不同觀點,可撰文反駁,一齊理性地討論,毋須人身攻擊,直言社會應有多元聲音,「唔希望社會變成只容納單一聲音、意見」。

平機會:僅勸喻移除告示

平機會晚上發聲明回應事件,指早前接獲投訴指該餐廳的告示涉嫌歧視某些顧客,遂按既定程序處理該投訴,並以電話聯絡餐廳,勸喻對方移除告示,強調職員在對話過程中沒有作出警告或提及要控告餐廳,認為餐廳所指的談話內容沒有理據;又指所採取的行動絕對符合法律賦予的權力,而職員是忠誠地履行平機會的法定職能。

平機會並表示,根據《種族歧視條例》,基於某人的「種族」而歧視、騷擾及中傷該人,屬違法行爲。雖然「語言」並非條例下所界定的種族,但與語言有關的某些要求或條件,可能令某種族群體的人士因未能符合有關要求而蒙受不利,導致間接歧視該種族群體。若貨品或服務提供者規定所有顧客必須操某一語言才能獲得貨品或服務,則可能令未能達到有關要求的種族群體蒙受不利,或會觸犯法例。

平機會表示,明白市民對新型冠狀病毒十分憂慮,對控疫措施持不同意見,但呼籲社會各界應保持理性和同理心,諒解和體恤不同群體需要。

大律師何旳匡:是否在港有居留權不涉及種族之分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表示,《種族歧視條例》涉及種族之間,如因是否在港有居留權的原因作區別,並不涉及種族之分,「除非平機會話內地人同香港人係兩個種族,內地人就係中國人,香港人就唔係中國人」。他指出,如沒有足夠資源、設施來服務相關人士,或屬《條例》豁免情況,屆時須交由法庭作判決。不過,他提到,特定條件下,可構成間接歧視,例如有人因巴基斯坦籍人士沒有居留權,而不聘請他是沒有構成歧視,反之如只單獨不聘請巴基斯坦籍人士,其他沒有居留權的國籍也聘請,則有機會涉及歧視。

(原文載於 2020 年 2 月 16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