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我單case幾時先聽?等咗幾年先排到呢個星期審,而家法庭忽然唔開,咁我點算?係咪要等多幾年?」得知法庭呢幾日嘅聆訊要因「公共衞生考慮」要「延至另行通知的日期」,我個客幾乎崩潰,問咗我一連串嘅問題。我哋作為事務律師亦都好無奈,惟有實話實說,話我哋都要等法庭開咗,再同法庭、大狀、對家等夾完先知點安排,但暫時仲未知法庭幾時開。

同時,律師樓入面嘅電話同電郵通知瘋狂咁響,除咗係其他律師樓因武肺更改辦公時間通知果類嘢之外,仲有好多客人問以下類型嘅問題:
•合約入面啲到期日會唔會因為政府部門唔開而更改?
•而家咁樣「不可抗力」條款包唔包?
•公司或員工因為唔夠口罩或其他同肺炎有關嘅情況而開唔到工有損失,保險賠唔賠?
•員工返工途中或喺公司感染肺炎,公司有冇責任?另一類問題就陰公啲,似乎已經做唔住:
•我可唔可以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或暫緩找供應商條數?
•點先可以執咗壇生意?
•如果執咗,仲要唔要交租?我仲使唔使找其他街數?

老實講,以上問題,一時間真係答唔晒。而家最老尷嘅點係,政府唔知想點,一方面又閂咗啲政府部門搞到市民好多嘢做唔到,另一方面又想扮無事叫私人企業自己諗掂佢,同時銀行又有照開門喎,咁一般合約照字面都會當呢啲日子係「工作天」。真係玩死人。至於公司對員工嘅責任、保險同其他嘅問題,亦都唔係三言兩語可以講得完。所以嚟緊應該有好多呢類型嘅爭議,難為小市民要因為咁面對一啲本來不必要嘅煩惱同損失!除咗以上喺工作時收到嘅問題之外,我自己仲收到好多以下類型嘅問題:
•你有冇口罩?(2盒thx)
•香港人做錯咗咩事,而家連廁紙供應都要擔心埋?
•點解唔需要full gear果啲就要鎗有鎗要炮有炮,但需要保護果啲就連爭取保護都要被指責唔道德?
•個政府咁癲,可唔可以告佢? 冇理由咩後果都冇!
•點解唔應該死嘅死咗, 但該死嘅仲未死?內地醫生李文亮嘅死,更加激發同胞們另一波嘅問題:
•點解講真話嘅要簽「訓誡書」?
•究竟國內外仲有幾多類似嘅「造謠君子」?
•點解連死亡消息都要操控?
•究竟真相到底係點?
•點解個社會個制度容許呢啲事發生?
•點先可以改變呢個懲罰講真話嘅制度?

呢啲問題,一時間都係唔知點答,但係聽到呢啲聲音,我有少少天真地開心……因為問問題正正係覺醒嘅第一步!

問完問題之後又點?我都未知,但起碼開咗個波先啦係咪?誠邀大家喺排口罩同排期嘅同時,一齊思考吓。

Derrica C.@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 2020 年 2 月 8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