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媒特約報導)馬鞍山守護線成員蘇艷梨,近日與其他候任沙田區議員發出的聖誕活動宣傳海報中,自稱為「候任錦濤區副議員」,惟現行政府公職人員中並沒有「副區議員」稱呼。記者致電蘇艷梨查詢,蘇艷梨指「副區議員」稱呼,是與「錦濤」候任區議員許立燊在競選時的共識,以傳達「選一個等於撐兩個」訊息,並非巧立名目。不過蘇艷梨及後在社交網站上宣布棄用「副區議員」稱呼,改稱「馬鞍山地區總幹事」。

蘇艷梨:「副區議員」稱呼選前街坊已知

日前在沙田區議會「錦濤」選區勝出,候任區議員許立燊聯同馬鞍山守護線成員蘇艷梨於社交平台上發布12月21日「錦濤頌安聖誕之約活動」宣傳海報。其中蘇艷梨的介紹爲「候任錦濤區副議員」,而許立燊的介紹則爲「候任沙田區議員」。蘇艷梨早於競選期間,已在許立燊的競選單張上,表示自己將擔任「副議員」。在許當選後,蘇艷梨在社交媒體上亦多次以「副議員」自稱,例如要求領展增設夜泊優惠及改善馬鞍山夜間違泊清況的宣傳單張上。

80190753_1188147594897527_8502958489188958208_o

許立燊是在「錦濤」選區以3,929票,擊敗未有爭取連任、原當區區議員陳國強兒子陳天俊(2,023票)及獲3,867票的民建聯吳啟泰

記者昨日致電蘇艷梨查詢,她認為「副議員」稱號合適,自己確實不是隸屬於沙田區議會。她指自己與許立燊在地區工作上有清晰分工,涉及沙田其他區的區務由許立燊主理,自己則專注於錦濤區。蘇艷梨續指,「副議員」的稱呼是她與許立燊的共同想法,自己一直在錦濤區服務,相信街坊能夠理解,而許立燊的競選單張,亦向街坊表明「選一個等於撐兩個」,意思是二人同行。

她表示許立燊希望自己可以高度參與社區工作及處理事務,故認爲「副議員」稱呼比社區主任或社區幹事更有說服力,更加方便工作,並非「巧立明目」。蘇艷梨又指,選舉期間曾聯同許立燊以「正副議員」候選人身份郵寄通函,但選舉辦事處沒有任何查詢或通知,相信稱謂沒有問題,「如果係咁就即係冇事啦,係咪?」

許立燊讚蘇「非一般社區主任」實力堪比區議員

許立燊回應獨媒表示,「副議員」的實際職能與社區主任或社區幹事無異,只是稱謂上的差異,二人於選舉前已有協調和分工, 目標是為居民提供專業的社區服務。許立燊認爲蘇艷梨是有志於服務社區的年輕人,大家理念一致,「與其話係助手不如話係拍擋,我代表佢,佢代表我」。他稱讚蘇艷梨不是一般的社區主任,「佢做到議員做到嘅嘢」,不擔心會觸犯法例,表示如果政府向自己提告「咁worse」亦沒有辦法,「咁多嘢唔處理反而處理名目上嘅嘢。」

在獨媒查詢後當晚,蘇艷梨在社交媒體上稱,表示「副區議員」只是一個虛名,「如果一個「名」既然會引起各方疑慮、甚至我會負上刑責,那麼要「改名」又不是甚麼大事件」,表示「為了釋除疑慮,避免刑責」,將會棄任「副議員」稱呼,改稱「馬鞍山地區總幹事」,繼續服務街坊、做好區務。

螢幕截圖 2019-12-23 上午9.25.44

大律師:「副區議員」稱謂不妥當 恐有誤導成分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回應獨媒表示,現時政府職位上不存在「副區議員」一職,不存在冒認,但認為稱呼有誤導成分,做法不妥。他表示根據香港法例第228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 第22條,任何人藉任何作為或不作為假冒公職人員,或假裝能促致公職人員作出或不作出與其職責有關的任何作為或事情,不論是否意圖取得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均可處罰款$1,000或監禁6個月。吳宗鑾續指,自稱「副區議員」做法是否觸犯法例有爭議空間,若當事人以公職人員自居,法庭會根據實際情況判斷其有否誤導任何人認為「副區議員」為公職,且其為該名銜或公職的合法持有人。

記者:湯璧瑜

(原文載於 2019 年 12 月 23 日《 獨立媒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