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向各位致歉,今期寫得比較趕,因為筆者正協助另一名大律師處理一宗審訊。趁午休時在法庭的會面室裏「偷雞」下筆,所以本文質素沒有保證,內容亦可能只比警方例行記者會好一點。

電影《低俗喜劇》上映時,本報訪問了鄭中基和杜汶澤兩位主角。其中,鄭中基說有一次到法庭旁聽,有一位伯伯超速不認罪。法官要該被告下次到另一偏遠的裁判法院應訊,伯伯的第一個反應是「唔好啦,嗰度咁X遠」。據鄭的說法,裁判官下令把他還柙,「困X到佢4點先放返出嚟」。

在法庭爆粗當然有後果,但若果是爆粗問候法官呢?

曾經有一位外籍裁判官在處理案件時,被告以為他不諳中文,便問候了其娘親。怎料到該裁判官熱愛中華文化亦精通本地話,卻幽默的回應一句:「My mum is now eighty. Please go ahead!」(母親已80歲,請便!)

當然不是每個裁判官都那麼寬宏大量!2013年便有一名當年19歲的青年被裁判官拒絕保釋,在犯人欄中大罵:「我俾差人打呀,X你老母!」裁判官聞言怒斥:「你喺本席面前講『X你老母』,要判你即時入獄一個月!」

此外,一時之氣更可能帶來比失去自由更慘痛的教訓——這些教訓由一位多年之前曾在某裁判法院當暫委裁判官的前輩向我分享的兩件趣聞可見一斑。第一件事是和當時的主任裁判官有關的。那位主任裁判官出了名惡,其官威更令經常出入法庭的律師及被告聞風色變!我的前輩當時被分派到俗稱「車仔庭」的傳票法庭,一位職業司機不滿其判決,大聲問候他娘親。前輩冷靜地說了句「得,帶佢去第一庭搵X官(上述主任裁判官)處理」,該名被告人聽罷哭着求饒,但為時已晚。

另一件事發生在前荃灣裁判法院。前輩當時被一名還柙人士問候,隨即叫庭警把他帶到主任裁判官席前。剛巧荃灣法院供還押人士使用之電梯壞了,庭警便為被告人鎖上手扣和腰鏈,走公眾樓梯,在眾目睽睽下被押到第一法庭!

當時第一法庭的法官是一個溫文的人。問被告:「你覺得頭先咁做啱唔啱呀?」被告答:「唔啱……」官再問:「咁應該點呀?」被告回應「道歉囉。」第一庭的法官很滿意,隨即安排被告鎖上手扣和腰鏈,走公眾樓梯,在眾目睽睽下被帶回前輩的法庭向他道歉。

所以,要謹記,法官是不能隨便問候的!

寶福山雅治@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9 年 12 月 21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