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以涉嫌洗黑錢拘捕涉及「星火同盟」的4人,指星火的資金主要流入一間空殼公司,而該公司用部分購買個人投資保險產品,形容為「不尋常」。有律師反駁,以空殼公司投資十分普遍,「香港大把人都用空殼公司嚟炒樓、炒股票㗎啦,我都唔明佢講緊犯咗啲咩法。」又認為星火提供的支援合法,警方應公開更多資料,否則行動「都係想阻嚇為多」。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解釋,一般而言,洗黑錢罪是指香港法例第455章《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指犯案者明知或合理地知道涉案金錢是以從犯罪途徑所得,「例如明知啲錢係販毒賺,再經幾個銀行戶口轉數,啲錢就洗白咗」;或是第575章《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涉案人明知金錢是用作購買武器以進行恐怖活動。 

洗黑錢前提是款項是犯罪途徑所得,警方在記者會亦稱知道基金是接受公眾籌款,但就稱收存款的涉案空殼公司以部分資金購買投資保險產品,形容為「不尋常」。何旳匡反駁,「投資有咩問題?法律上有個概念叫『信託』,又唔係詐騙,香港大把人都用空殼公司嚟炒樓、炒股票架啦,我都唔明佢講緊犯咗啲咩法。」 

何旳匡表示,根據警方現時公開的資料,「我見唔到有咩可公訴嘅罪行」,他認為警方應公開更多資料,否則認為行動「都係想阻嚇為多」。他指出,過往警方在打擊洗黑錢活動時,一般會成功申請凍結令後方公開行動,以免疑犯轉移資金,而非如是次在仍未申請凍結令期間就公開行動。 

星火同盟在過去幾年接受公眾捐款以支援抗爭者,根據其網頁資料顯示,星火主要為被捕人士提供法律援助、緊急醫療援助以及陪同上庭等服務,何旳匡表示,「呢啲完全唔係犯法嘅行為」,他指除非警方提出更多證據,以證實星火以市民捐款從事犯法活動,否則毋須擔心。 

對於警方表示現正準備向法庭申請凍結令,何旳匡指,警方在調查案件期間,只要有足夠證據及合理懷疑,便可拘捕及凍結涉案人士的資產,須向法庭臚列證據以具備合理懷疑該資產屬「黑錢」,而涉案人亦有權反對。 

本身是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亦指,警方聲稱的所謂可疑之處,根本並非問題,例如指公司涉及大量現金,對於在街頭募捐的機構實屬正常不過,利用沒有業務的空殼公司而非個人戶口處理款項,亦是正當做法。至於投資,他認為信託人在獲得同意下,有權決定使用款項作低風險的投資,「除非你話佢落格,呃捐款,否則在其他理事同意下,咁做都無問題。」 

對於警方將基金牽扯到「洗黑錢」,他直言感到不解,認為憑警方在記者會公佈的資料,難免令人覺得是濫捕逼害基金,令抗爭者失去支援,「凍結咗你啲錢,拖你幾年都死啦。」 

民權觀察批評「洗黑錢」一詞過於空泛,令人無法判斷警方的指控是否合理,警方更應澄清是次拘捕及凍結資產是否依據打擊恐怖主義的反清洗黑錢及籌募資金的法例,這將有助公眾判斷警方是否合理,以及有否濫用法律打壓公民社會空間。

(原文載於 2019 年 12 月 19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