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以前開始讀law無耐,Professor成日叫我哋唔好淨係睇textbook入面點講一隻case,而係要睇返隻case本身講咩。又或者就算law reports有專人寫headnote都好,如果你真係想好好了解件案件,都一定要睇返full case。

Professor語重心長咁講,如果唔睇真隻case,唔單止好容易對案件產生片面嘅理解,仲可能無辦法理解案件牽涉既法律原則同埋邏輯。

老實講,讀書時代我都無跟足Professor講嘢……但到咗出嚟做嘢,落手落腳處理案件時,我就越嚟越明白點解睇清楚隻case係咁重要。

每單案件案情細節都唔同,有時一隻個個都識嘅leading case,分分鐘有例外情況,結果相關原則就唔適用於當前嘅案件。又有時一啲案件,就咁聽個結果好似出乎意料,但到你睇返判詞,又覺得唔係真係咁出奇。

咁當然,有時判詞寫嘅嘢都未必啱晒,呢個亦係司法程序裏面有上訴機制嘅原因–要有方法將搞錯咗嘅野變返正確。前提係,如果你唔睇,又點知錯咩呢?

因此,要分析一單案件,唔可以單係睇與訟雙方係咩人,約略知道發生咩事,就覺得任何一邊應該要贏或者輸;仲有好多因素例如案情、證據、法律原則、程序、調查過程……都會有影響。退一步嚟講,就算了解唔晒咁多嘢,都最好知道係贏啲乜、輸啲乜。

現時有樣野令人憂慮嘅,係當有關法庭嘅新聞出嚟之後,由於篇幅所限,未必詳細報道到一單案件發生過咩事,以至於點解有人會被定罪,或者被判無罪。結果,因為佢嘅身份,大家就覺得無論如何佢點都係有(或者無)罪,於是唔單止質疑結果,仲鬧埋法庭,或者直接講一句「法治已死」。

呢個情況嘅出現係無分政治立場嘅,因為既有人鬧示威者打甩官司就係黃絲法官放生,亦有人鬧休班警上訴成功就係警察做乜都得,結論都係香港法治果然已死。

無可否認,法庭處理案件嘅手法同法治係息息相關,就好似政府如何使用公權力都會影響法治一樣。之但係,要判斷個別裁決是否公平,係咪都應該睇返該案嘅情況呢?我要講清楚嘅係,我唔係覺得法官講就一定啱,比如我認同香港法庭處理示威案件係應該多考慮公民抗命等因素,而唔係一刀切咁去割裂「和平vs有使用武力」集會嘅情況。只係,如果我哋唔理三七二十一,純粹因為單案贏輸或有無罪嘅結果而對相關法官口誅筆伐,咁樣對維護一個有法治嘅環境,又有咩幫助呢?

我好明白而家嘅政府有幾令人憤怒,因為我時刻都好憤怒。我甚至相信,市民而家會逐漸對法庭失去信心,一定有佢哋嘅理由。同時我亦記得,「Not only must Justice be done; i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正義不僅要伸張,還須彰顯於人前)。只係,我覺得任何人,包括我自己,都要小心會因為既定立場而刻意唔去睇清楚面前嘅事物,最後失去作出公允評論嘅能力,僅此而已。

藍天柳@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9 12 14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