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多星期,本港不少地方都有示威者堵路的情況,因此有些律師行都會容許員工在家中工作。有沒有想過就算沒有堵路都可以在家中工作呢?

由於法律界的工作節奏很快,大多僱主未必能夠為律師提供相對有彈性及靈活的工作方式,這意味着律師一般來說都要在辦公時間(和之後)在辦公室裏工作。這對於在家庭中擔任照顧者角色(例如有年幼小孩或長者需要照顧),或者想要在工作與生活中取得平衡的律師來說不甚理想。在香港,女性律師為數不少,但能夠升至合夥人階級的只佔少數,相信法律界相對沒有彈性及不靈活的工作方式是其中一個原因。近幾年,本港興起了一種名為「替代法律服務供應商」(alternative legal service provider)的工種,這究竟是甚麼呢?

「替代法律服務供應商」提供平台給律師,讓他們到客戶的公司提供短期(一般來說是三個月至一年)的法律工作。這些律師的工作方式、工作時間、工作地點等等可以更有彈性。以我個人觀察而言,為「替代法律服務供應商」工作的律師一般有男有女,大多數是到企業或銀行裏面支援短期工作,例如替代放產假的律師工作、當一個項目需要多些人手時幫忙,或者當公司未能決定是否聘請長期員工時短暫工作。每個短期工作之間,律師都可以選擇休息放假(那當然這段時間沒有收入)。

我見過不少律師為「替代法律服務供應商」工作之後,身體和心靈健康了不少,工作類型也能更多元化,因而選擇長期這樣工作。也有一些律師完成短期工作後,客戶的公司會直接決定聘請他們做長期工。

但是由於法律界傳統上都比較重視律師在辦公室裏面工作的時數,現階段在「替代法律服務供應商」工作的律師只佔業界裏面的很少數。長遠來說,這種工作方式需要得到更多的僱主和管理層支持才能吸引更加多的參與者。

小白熊@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9 年 11月 23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