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在此宣佈將會放棄新垣結衣,不再浪費時間和她談情。相信各位讀者已經有想打我的衝動,但想一想,一個人只有兩種情況可以放棄他不曾擁有的東西,一是精神分裂,二是太多幻想(即「FF」)。而早前,美X(又稱X心)集團創辦人長女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卻批評部份參與示威的青年人已被洗腦,因此要放棄他們。即使她有權放棄年輕人,她又有沒有想過年輕人需要她嗎? 

相反,在江戶末期時的日本薩摩藩(現鹿兒島)中,有一位名為島津齊彬的藩主,有一次在山上狩獵時,遇到一名男童。得知藩主身份後,男童好奇下走近島津齊彬並嘗試與之攀談。當時,平民是不可能接近藩主的,遑論與其談話。果然,島津齊彬的護衞們一擁而上把小童制服,更拔刀想把男童就地正法。此時,島津齊彬喝止下屬,更下馬和男童促膝而談,聽取男童的訴求及詳述其治國之道,更責罵下屬,說道:「孩子是國家的寶物」。這一次經歷改變了男童的一生。這名男童終其一生都銘記着孩子是國家的寶物和貫徹敬天愛人的座右銘。他,便是未來的陸軍大將,「維新三傑」之一的西鄉隆盛。 

一直以來,不同國家都有着嚴格的保護兒童及青少年的法律。在香港,青少年犯了法亦有很多和成年人不同的法律後果,希望可以協助他們更新,重投社會。比較輕微的有警司警誡,不足十八歲的少年會接受警方監管一段為期最多兩年的時間,社會福利署亦會提供社區支援服務計劃協助他們重新投入學校或工作。而《刑事訴訟程序條例》(香港法例第221章)第109A條則訂明,任何16至21歲的青少年一旦被定罪,法庭除非認為沒有其他其他適當的方法可處置他,否則不得判處監禁,而懲教署亦設有為青少年而設的院所,分別為更新中心、教導所及勞教中心。它們會為年輕在囚人士提供紀律及職業導向訓練。 

反修例運動盡顯港孩智慧

而對於曾經殘酷對待年輕人的政權,那些事件都會是一個禁忌。六四事件不用筆者多說,世界各地還有1968年的法國5月風暴、德國學運、墨西哥特拉特洛爾科大屠殺、1970年美國肯特州立大學事件、1973年雅典理工學院起義、1976年南非學運、泰國法政大學大屠殺、1998年印尼特利剎蒂大學槍擊事件、1999年伊朗學生示威及2011年智利學運等,這些事件中的犧牲者全是國家的寶物,卻慘遭政權屠殺。一些犧牲換來的是國家民主發展及對青少年的關注,可是,有的卻仍沉冤待雪。 

香港的年輕人一向給人「港孩」的印象,但一場反修例運動卻盡顯他們的智慧與勇氣。大人們絕不應把他們打成「搞事暴徒」和被洗腦的單細胞生物。香港物質生活豐富,有哪個年青人喜歡放棄舒適的生活,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走上街頭做「衝衝子」?何況還要承受被捕、被暴力對待、甚至「被消失」的風險? 

下筆之時,剛得知香港再度失去一寶,在將軍澳驅散行動中墮樓的科技大學周同學留醫五日後傷重不治。我們不會忘記這場運動中失去生命的年輕人,更要保護仍在奮鬥的各位。不是說犯了法亦不應拘捕或檢控他們,而是政府和警方絕不可以濫捕和濫暴。你們傷害的,正是為你們和下一代爭取他們應得的自由和權利的國寶。 

可惜的是,當權者並無島津齊彬的胸襟,繼續剛愎自用,自我感覺良好。集團太子女說香港將失去兩代人沒錯,而親手埋葬的正是香港政府。逝去的年輕人,歷史會永遠記住你們。 

撰文:劉志鵬(筆名)
大律師
難以厚着顏,全為我心裡血未冷。法律共正義,奮起維護未容犯。
電郵:counselcplau@gmail.com

(原文載於 2019 年 11 月 11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