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等法院日前正式頒布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且故意地」起底、騷擾警員及其家屬。有法律專業人士認為,這項禁制令所限制的範圍「廣得太離譜」且過於含糊,容易引起爭議並使社會瀰漫極大的白色恐怖。

根據香港警務處資訊,香港高等法院25日頒布臨時禁制令,即日起生效至11月8日上午10時30分為止。該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地且故意地作出以下行為:

● 未經同意下使用、發佈、傳達或披露警務人員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和照片

● 恐嚇、騷擾、威脅、煩擾或干擾任何警務人員及其家屬

● 協助、造成、慫使、促致、唆使、煽動、協助、教唆、授權他人從事或參與上述任何行為

教師點名也可能觸禁令

綜合港媒報導,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認為,此項禁制令的範圍「廣得太離譜」且「很含糊、很有問題」。因為從字面上看來,如果警員不同意「根本做什麼都不行」。

他舉例,如果教師點名,而學生中有警員子女,未經同意下宣讀其名字也算是違反禁令。他指出,雖然警方「絕大多數情況未必會告,但會令社會瀰漫極大的白色恐怖」。

香港法律界團體「法政匯思」成員、香港大律師蘇俊文也表示,禁制令範圍廣闊且字眼不夠仔細,容易引起爭議。例如,若有人拍下影片顯示警方執法不當,也可能觸犯禁令,等同於「變相阻撓市民伸張正義」。

多人遭起底 禁令僅涵蓋警員

蘇俊文也質疑,近來遭起底的不止警員,還包含示威者、記者、政府的選舉主任等人士;香港律政司為公眾利益工作,卻只為警員申請禁制令,會讓外界產生「警隊有特權」的觀感。

香港政府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則表示,6月起港府已接獲2370宗涉及「起底」的投訴,初期警員和非警員比例約7比3,至8月底逆轉為3比7。他形容「起底」已經武器化,需嘗試所有合法及合理途徑來遏止。

而對於為何禁制令範圍僅涵蓋警員,而非所有遭起底人士,黃繼兒僅表示「司法程序未完,不便評論」。

(原文載於 2019 年 10 月 28 日《 自由時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