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提到,「自決」的其中一個層面,是根據國際法院在《納米比亞諮詢案》和《西撒哈拉案》確立所有管治「非自治地區」(包括殖民地以外地區)的國家,須透過讓「非自治地區」(1)成為獨立主權國、或(2)與另一獨立國主權自由結盟、或(3)與另一獨立主權國結合統一這三種方法,把「非自治地區」的管治權交還予當地的人民。 

讀者自然會問,為何殖民地時期下的香港人,沒有如國際法所規定,獲賦予以上三項選擇呢? 

《聯合國憲章》第11章規定,若聯合國成員國控制「非自治領土」,該些領土上居民的利益至關重要,因此這些成員國須提交關於這些「非自治領土」發展的年度訊息報告。自1946年以來,聯合國大會一直保持其成員國控制的「非自治領土」清單。在聯合國非殖民化委員會的努力下,該清單上的大多數地區,後來都在去殖民化的過程下,實現上述三種「自決」的選項。在殖民地時期,香港一直在「非自治領土」清單之列。 

直至1972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獲准成為聯合國成員國後,隨即要求聯合國非殖民化委員會把香港從「非自治領土」清單中移除,並聲稱香港問題完全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權權利,香港並非一般的殖民地領土。而聯合國非殖民化委員會在沒有任何解釋下,依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以上要求,向聯合國大會作出相同建議,聯合國大會終在沒有任何成員國的討論下,遵從了該要求。 

從此以後,中、英兩國不再理會任何國際法下的「自決」原則,或《聯合國憲章》下去殖民化的要求和程序。香港人的未來和權益,淪為了英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的「交易」。 

香港被移除「非自治領土」清單有違程序

事實上,聯合國非殖民化委員會在處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要求,把香港從「非自治領土」清單中移除同時,亦收到把科摩羅群島及波多黎各兩地加到該清單的要求。與對待香港問題不同的是,聯合國非殖民化委員會把有關科摩羅群島及波多黎各兩地的議題,押後到全體大會上由委員會的成員國及非成員國商議,更直接探討了兩地人民的意願。 

因此,聯合國大會直接把香港從「非自治領土」清單中移除,不但有違正當程序,更直接扼殺國際法賦予「非自治領土」上的香港人「自決」的權利。 

另一方面,即使香港從「非自治領土」清單中被移除,並不代表香港人的「自決」權利終止,因為在《聯合國大會第1541號議案》下,「非自治」的狀態不會自動終止,直至「非自治領土」的人民的自由選擇以上三個選項實現。 

遺憾地,國際法院在《納米比亞諮詢案》中明確指出,國際法院無權處理有關對聯合國通過的議案的上訴或覆核。而且,由於香港人並非後來《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方,中華人民共和國亦未曾接受國際法庭的管轄權,故香港人不能主動就中、英兩國扼殺香港人在國際法下保障的「自決」權利向國際法院興訟。 

香港人決定自身命運的權利,於70至80年代在國際舞台「被消失」了。但願這次國際社會對香港人最基本的人權、自由的關注及支持,讓榮光歸香港。 

撰文:黃俊嘉
深信法律和政治密不可分的法律從業員
電郵:esmondwck@gmail.com

(原文載於 2019 年 10 月 28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