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司徒曉霖、梁筱琁

新屋嶺集中營人權關注組(下稱「關注組」)昨晚(27日)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聲援新屋嶺受害者集會」,抗議警方剝奪被捕人士及時就醫、會見律師等基本人權。關注組發言人表示有逾5萬人參與集會,又稱即使林鄭月娥表示已停用新屋嶺扣留中心,但「傷害已經造成」,因此「唔接受停用」,會抗爭直到為被捕人士「討回公道為止」。

集會在晚上8時開始,但人群在傍晚6時已開始聚集,並高呼「香港新屋嶺,香港集中營」、「721唔見人,831打死人」、「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等口號,又打開電話閃燈形成一片星海,亦有人以雷射筆照射一旁的中環大會堂及解放軍軍營外牆。約7時半,愛丁堡廣場近香港站方向已坐滿人。有人帶同風琴、口風琴、大提琴等樂器吹奏《願榮光歸香港》,帶領群眾高歌。

關注組發言人在集會上,先帶領集會人士讀出「我雖弱勢言輕,決不虛作無聲」宣言,又為所有因反送中被捕、傷亡者站立默哀一分鐘。集會一度因為發電機停電而中斷,惟未有影響集會氣氛,現場人士即興高唱《肥媽有話兒》。

李安然

法政匯思大律師李安然在會上交代新屋嶺見被捕人士的經歷,斥警員當時「講大話」。李安然指,8月12日在新屋嶺拘留中心外,曾多次要求警方安排與被捕者會面,卻被警方以「其他律師正與一些被捕人會面,房間不足」為由拒絕。李安然則指,自己認識警方所指的「其他律師」,得知他們當時早已離開。李又指,等候逾三小時後終獲准內進,發現並非如警方宣稱「得兩個房間」,直斥警方「講大話」。

李安然亦就被捕須知作提醒,指「無論點都要記住一個幫你揾到律師嘅電話號碼」、行使緘默權應說「無嘢講」而非「唔知道」、切勿在警方面前解鎖電話,即使警方向法庭取得搜查令亦無須提供手機密碼。李呼籲,被捕時切勿配合警方指示,「因為佢地唯一嘅目的就係指控你」。

譚國新

曾參與新屋嶺導賞團的銀髮族譚國新上台發言,質問「二十一世紀文明城市為何濫用私刑,將被捕者帶到偏遠地區製造恐懼?」,又形容社會倒退至第三世界。譚先生指,「本身無需要用(新屋嶺拘留中心關押被捕人士),就算佢(林鄭月娥)唔用,都要繼續追究 」。譚指,警方無論犯延誤醫治抑或酷刑都必須追究到底,又形容警察同被捕者「喺法庭好快會掉轉企」,亦即由檢控官變為被告人。他最後拉起寫有「真相」的橫額,表示已找來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范國威等人在復會後追究警察自6月以來嚴重失誤,並高呼「還我真相」。

劉穎匡

曾被捕現獲釋的觀塘遊行申請人劉穎匡亦獲邀上台講話,指自己情況與其他人相比微不足道,估計警方嘗試製造恐怖氛圍嚇退遊行申請人。劉穎匡指新屋嶺設備差,相信「發生咩事都得」,指新屋嶺裡不但沒有閉路電視,連時鐘也是壞的,笑言「要送返個鐘比警察,幫佢『送鐘』」。 劉又引述林鄭對話平台中表示新屋嶺拘留中心並非常設,指其說法與警方所聲稱的新屋嶺是「常設而且適合作拘留」有所矛盾,質疑「一係林鄭講大話,一係madam講大話,再唔係就兩個一齊講大話」。劉穎匡補充,當年佔中預演單次拘捕500多名人士尚未用到新屋嶺,又何來林鄭「太多人被捕,所以有混亂」之說?

陳虹秀

在衝突場面協調而被捕的社工陳虹秀有份上台發言,指市民必須知道自己應有權力,方能保護自己。陳表示,受警方阻撓,社工現在無法輕易取得被捕者資訊進行支援,呼籲有意參與示威活動人士應事先準備個人資料交予可信親友、律師團,「過咗指定時間都未返屋企家人就要聯絡律師」。此外,陳虹秀提醒被捕時即使心有憤怒仍要保持冷靜,「唔好比警方以情緒激動作高級別搜身例如裸搜嘅藉口」,又指「你越理性警方越唔知點算」,亦應冷靜詢問警員以什麼理由作此級別搜身。

陳虹秀指,警方拖延時間不讓被捕者接觸家人律師,但「千祈唔好恐懼」,又表示與此同時定「有律師揾緊你,攞住名單逐個警署問」,謂被捕者「唔係得一個人」。

參與集會的J(化名)(右)手持寫有「沉冤得雪」的標語,表示特意選用毛筆書寫是希望能夠透過字體「寫出憤怒」。J 相信有反送中示威中定有冤情和傷亡,譴責政府包庇警察掩飾罪行。同行的Susan表示已對政府失去信心,質疑「停用新屋嶺拘留中心」只是一場是政治show,謂「佢(林鄭)講咋嘛,可否比記者市民睇證據呢?佢停用夠可以用第二個地方運啲被捕者返大陸囉!」

(原文載於 2019 年 9 月 28 日《 獨立媒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