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示威持續近4個月,近1,600人被警方拘捕。多次警民衝突中,防暴警察均被指濫權濫暴,更被指在新屋嶺拘留中心內,以密室酷刑毒打被捕人士;有醫護接受傳媒訪問,指有來自新屋嶺的被捕者,手臂骨折至只有一層皮連住。網民今晚(27日)7時半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藉此支援及關注被捕後,被送到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大會指有5萬人參與集會,警方指高峰時有9,520人出席。

法政匯思李安然大律師發言時憶述,8月12日早上近9時,他沿小路往新屋嶺拘留所,卻被警方要求在荒山野嶺等待,至中午12時多才見到首名被捕者,過程中警方一直以拘留所僅有2個房間拒絕讓他見被捕者。他直言認識當時身處拘留所內的律師,事實上該些律師早已離開,亦表明可讓出房間予其他律師,惟警方依然拒絕,當他內進後發現,警方有安排囚室予律師接見被捕人,證明「一直要我等幾個鐘,話得兩間房並非事實」。

他指義務律師希望盡快見到被捕者,是希望讓有受傷者盡快入院,亦擔心有被捕人遭「屈打成招」,事實上進場後發現有被捕者已錄口供,對此感到無奈。他提醒市民被捕後不要嘗試將電話解鎖,即使警方已申請法庭搜查令,也不用交出密碼。對於現時警方質疑被捕者的電話並非屬於被捕者,而要以盜竊拘捕,李安然指警方是應該證明被捕人的電話是盜竊得來,而非由被捕人去證明電話是自己,故此被捕人是沒有必要向警員解鎖。他發言後現場群眾熱烈拍掌,高呼「多謝你」、「律師加油」,李笑言會叫所有義務律師重溫今晚片段。

參與集會的中六學生朱同學,對林鄭首個社區對話感到不滿,認為僅暫停使用新屋嶺臨時拘留中心並不能平息民憤,「如果濫暴冇得到懲處,(暴行)可以喺千千萬個監獄發生。」他指警方沒有提供任何新屋嶺相關影片,只稱沒有相關投訴,不會因而信服,「冇投訴可能係相關人怕有生命危險……我仍然覺得係有呢啲事發生」。

中六生Leo指,雖然新屋嶺暫時停用,但警暴不會因此停止,「其實個地方唔係重點,重點係執法警察冇專業操守」,斥警方誠信已跌至谷底,「我唔會再相信警察,亦唔會再信佢哋嘅回應」,唯有獨立調查委員會可約束警力。Leo直言是「衝衝子」,過去暑假在前線幫助設路障、滅煙,面對警方武力日漸升級,他卻說不會受傷甚至被捕,因為「身邊會有好多手足陪我」。他說反送中亦影響應對文憑試的部署,「六月到而家都集中唔到溫書,會擺呢個運動行先」。他未來想入讀護理系或社會科學系,「唔知個運動會去到幾時,希望做護士或者社工,喺未來社運做到一個有用嘅人」。

中五生朱同學指,趁國慶70周年前夕會積極參與各種集會,包括周一自行罷課、拒參與校內升旗等,向中共表態不會屈服於極權之下,「我願意嘥一年時間,甚至留級一年,去爭取香港嘅未來」。他說參與反送中運動以來,多次在前線差些被捕,「分分鐘我嘅下場就同新屋嶺手足一樣」,希望趁仍享自由時,把握發聲機會,「怯就輸一世」。

從事文職的楊先生放工後到場參與集會,他相信新屋嶺拘留所曾發生虐打,「要投訴始終好大風險,唔用呢個喺其他地方一樣會發生」。他堅持五大訴求,又認為最重要是要有真普選,因獨立調查委員會依然是由林鄭委任。他希望港人不要放棄,9.28、10.1他也會繼續抗爭。任職護士的Mary形容昨日對話是「有問冇答」,「市民問得好但林鄭只係重複回應」。她又認為警方在新屋嶺拘留所有虐打市民,因空穴來風事必有因,又認為港鐵必須公開太子站CCTV才能釋疑。

今晚不少銀髮族有到場,63歲的王伯相信,大多數市民從沒想過香港紀律部隊如斯殘暴,「迫到好多有人性、有心眼的香港人行出來,去到幾多歲都要關心政治」。他深信新屋嶺內警員定必行私刑,惟警方卻在例行記者會上否認,只叫受害人自行投訴和交出證據,「越聽越嬲,極權政府任佢講,自圓其說講大話」,促林鄭勿再用房屋政策等民生議題迴避警暴問題,否則警隊將淪為公安、城管,一國兩制真正蕩然無存

【2231】

大會宣佈集會結束,籲群眾有秩序離開,大家又高呼「9.29銅鑼灣」,呼籲大家參與反極權集會。

【2224】

大會指今晚最少有5萬人參與是次聲援新屋嶺集會。

【2124】

8.31太子站7名傷者之一、被捕後曾被送到新屋嶺的S同學,憶述自己被送入新屋嶺的經過。S指,9月1日早上她在葵涌警署「臭格」中睡覺,其後被一名女警喝醒及上手銬,送上一輛全黑色的旅遊巴士。在旅遊巴駛往新屋嶺路途上,所有人不發一語,有警員戴手術手套時,故意拉緊發出套上手掌的「啪、啪」聲,S記得車上冷氣很大,她全身都在不斷抖顫,但並非因為很冷,是因為「我真係好驚」。

S又指,她在臭格要求如廁時,有兩位女警員帶她到廁所,但該處並沒有門可以關上,而外面卻正正有一部閉路電視在錄影,不遠處更有男警在附近。她憶述在如廁時,其中一名女警曾正面觀看她的性器官,更一度觀看她如廁。

【2043】

之前被警方濫捕的觀塘遊行申請人劉穎匡第三位上台發言。他指警方聽到鐳射筆、長傘等東西就會將他們拘捕,但該次警方即使未搜到任何物資,仍要拘捕他們17人,證明現時警方的說話都不可信。他指縱使在觀塘警署完成所有程序,但警方仍將他們帶去新屋嶺,當時眾人已完成程序,他認為警方仍將他們帶走,是為了製造恐慌。他又指到達新屋嶺後,大家看到室內一個時鐘,本以為可作為寄託計算被拘留時間,但旋即發現,該個鐘原來是壞了,無法運作,十分諷刺。

【2030】

入夜後越來越多人到達愛丁堡廣場,鄰近的多層停車場及大會堂紀念花園天台也企滿人,估計現場有近萬人聚集。

【2028】

銀髮族新屋嶺導賞團的譚Sir表示,看到早前的新聞,發覺雖然香港身處於21世紀,但現在卻倒退至幾百年前的環境。譚指,5年前的佔中預演警方拘捕了500幾人,警方只使用黃竹坑警察學校安置被捕人,相反8.11的被捕人僅50多人,但就有被捕者要被送去新屋嶺時,而見到「文錦渡」的時間,又擔心會被送往內地,他認為以這樣的心理威嚇也是警方使用新屋嶺目的。

【2013】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作為集會的第一個講者,他表示在新屋嶺所發生的濫捕案,也在警署之內有發生,希望市民不只關心新屋嶺的問題。李安然透露,在8.12曾到新屋嶺要求會見多名的被捕人士,但警方當日以拘留所只有兩個房間,而房間已被其他律師佔用。不過,他指自己認識在新屋嶺內見人的兩名律師,當時房間即使未有律師佔用,警方仍拒絕他們入內,而之後李與多名被捕人會面,其實也非在那兩個房間,故新屋嶺只有兩個接見房間,並非事實。

【2010】

大會表示收到民航處的通知,指在場人士使用鐳射筆是會危害航空安全。而之後大會為因反送中運動的死者,進行一分鐘默哀。

【1955】

大會表示,他們其中一個要求是警方不再使用新屋嶺臨時拘留中心,昨晚林鄭月娥及警方在今日的記者會都已經表示會停用,不過他們指被捕人士在新屋嶺所受的傷害已經無法挽回,所以仍會為新屋嶺受害人追究責任。

【1935】

大會宣佈,由於香港站至愛丁堡廣場的位置已經被佔滿,故此通知在場人士往展城館方向移動,以讓出更多空間予集會人士。

(原文載於 2019 年 9 月 27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