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梁穎妍 華盛頓報道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將於香港時間今晚(24日)深夜至明天凌晨在美國參眾兩院外交關係及外交事務委員會審議,屆時委員會討論有關修訂,法政匯思前召集人蔡騏認為《法案》是加辣版《美國-香港政策法》,當中國務卿每年為香港自治狀況撰寫報告可成為制裁的實質及有力證據。他認為,若條文指明任何違反國際人權公約或者違反人權法的人都可被納入制裁名單,則以「政治立」場取消參選人資格的人士,以及使用暴力的警察,都可能會受制裁。

本身是大律師的蔡騏擔任新成立的美國港人組織「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HKDC)」諮詢委員會委員,現於美國工作的他上周專程到華盛頓出席HKDC的成立儀式。他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不認同外界指《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是為《美國-香港政策法》「減辣」,而是相反:「其實係喺佢(政策法)之上加上新措施上去令美國國會、行政(部門)更大權力去審視同制裁,違反政策法或人權民主法(的人)」。

包括法政匯思在內的香港專業團體早前就《法案》有三大建議修訂,蔡形容建議是「加辣之上再加辣」,首先是將2014年示威活動被捕的人士在申請美國簽證時不會被拒絕的保障,延伸至涵蓋包括今年的反修例運動,其次是將制裁對象由針對涉及銅鑼灣書店事件、《新維月刊》事件或將其他異見人士移交內地的人士,擴大至一切打壓香港人權及民主自由的人士,最後是將制裁機制擴闊至凍結涉事人的公司及家人,避免當事人將資產隱蔽後逃避制裁。

然而,外界預期制裁機制能對打壓香港民主及人權的人起阻嚇作用,蔡騏表示,實施制裁前題是掌握具體理據,「唔可以無端端話冇任何理據,或者靠唔係好solid evidence(確鑿證據)就制裁人」,故國務卿撰寫報告為制裁定下基礎,制裁亦能對限制香港民主、自由發展的官員產生壓力,認為若條文指明任何違反國際人權公約或者違反人權法的人都可被納入制裁名單,則以政治立場取消參選人資格的人士,以及使用暴力的警察都可能會受制裁。

不過,原條文談及香港必須在明年實施雙普選,但僅屬立場陳述,被問到中央政府堅持人大8.31決定是否可以此制裁,蔡表示不認同:「8.31(決定)講緊民主進程,唔係限制民主進程,除非話8.31係final decision(最終決定),唔會再有任何改變嘅話,而呢個8.31本身並唔係真正普選,如果呢到stop咗係最後方案,唔係民主進程嘅一步,其實已經限制咗香港人民主自由發展」。倘制裁適用任何破壞香港民主、自由發展的人士,堅持「8.31決定」則或有機會受條例監管。

(原文載於 2019 年 9 月 25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