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弟】

自6月9日100多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展開反送中運動起,香港渡過了動盪不安的一百日,至今尚未預見到黎明到來的一天。每一位真正珍惜香港這個家的香港人,在這一百天裏經歷過很多痛心疾首的失眠夜,亦為於這次運動中香港人所展現的勇氣、毅力和無私精神,流過不少感動或傷心的淚水。筆者在此互勉:香港人,加油!

警務處長盧偉聰自從六月十四日召開記者會後,這百日大部分日子都是神隱,沒再正式開記招回應公眾。

在這個階段性的日子,置於風眼中的警務處處長當然亦百感交集,並向警務處同僚發出公告以表心聲。按公告內容可見,領導香港萬計警務人員的盧處長,在經歷過這一百天後,態度依然強悍,不知悔改反省,繼續諉過於人、嚴人縱己。

盧處長首先於公告中列舉示威者種種違法行為,並形容此等行為「嚴重衝擊香港的法治」,顯然不明法治為何物。

如眾多法律學者專家多次解釋,違法行為本身不會衝擊法治,只有執法者才有本事衝擊甚至摧毀法治。在法治社會,執法者公平地按法規賦予的權力執法、調查拘捕違法者,再按檢控程序給予違法者公平審訊,尊重法庭裁決。即使違法者眾,只要執法者秉公辦理,法治自當私毫無損,這是簡單不過的道理。法治,當然亦須依賴執法者的誠信。舉例而言,法庭於處理簡單的案件(例如亂過馬路、亂抛垃圾等) 時,一般會傾向依賴執法者的證供,除非對其可信性有合理懷疑,執法者的證供往往會是定罪的主要證據。法庭於有關2014年佔領行動的多宗案件中,已經多番質疑警務人員證供的可信性,相關被告亦被判無罪。警方的一個謊言,比起普通市民違法,更會衝擊法治。

五年過去,情況似乎未有改善,甚至變本加厲。於這一百日,警方前後矛盾、砌詞狡辯屢見不鮮,簡單如集會人數等基本事實,嚴重至被捕人士的傷勢,警方公開的資料皆備受質疑。警方誠信於大部份市民心中已蕩然無存。毫無誠信、執法不公的警隊,才是對法治最大的威脅。盧處長對此歪風隻字不提,實有默許之嫌,令人慨憤。

盧處長於公告中關心警務人員於此段期間所面對的「無理謾罵」、「 無理指控 」及「惡意中傷」,並謂會採取一切可行措施讓警務人員「能夠在無後顧之憂的環境下履行職務」,盧處長言下之意,似乎認為投訴者皆為無理刁民,而會縱容警員暴行。

示威者被打至門牙崩落,被捕後,仍被警察用膝強壓在頸項部位。港大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影片截圖

警務人員這一百日於鏡頭內外眾多行為,諸如拘捕時動用不必要的武力、不當使用武器、721失職等,皆是有根有據的指控,甚至特區政府亦聲稱監警會會調查相關事件(是否有用屬未知之數),絕非「無理謾罵」、「惡意中傷」。 警隊失信於市民,是由部份警務人員故意知法犯法的所謂執法方式所引起,奈何盧處長非但未有明令警務人員重回依法執法正軌,反而力求讓警務人員於「執法」時能無後顧之憂,難免令人認為盧處長一番話的潛台詞是在鼓吹警務人員設法逃避調查,包括繼續有系統地掩飾身份、禁止記者拍攝其「執法」情況等。

有示威者形容現今的警隊為黑社會,但依盧處長護短的態度看來,警隊比電影電視橋段裡所描述的黑社會更差。黑社會中如有門生犯家規,也要受家法處置;但現在警隊給大眾的印象,卻是可以視警例法規如無物,警務人員可以任意以暴力發洩憤怒、濫權濫捕,而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即使雙方同樣聲稱「義」字當頭,也同樣供奉關二哥,似乎盜亦有道,反而警隊卻只會官官相衛,何不教人心寒。

最後,盧處長於公告尾段肯定「每一位」警務人員的表現為「高度專業」,則更令人失笑。

警方以假扮示威者方式作出拘捕,身分曝光後又拒絕出示委任證,這種「專業」讓人詬病。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專業」即為審慎認真,按程序辦事,不偏不倚,不輕率。不論從警方這一百日內所展現的辦事能力,以致選擇性執法、永不自省的態度,都可見警方專業水平的低落。警方讓政治需要和維持警隊士氣凌駕於警隊應有的專業,仍竟敢厚顏自誇專業,讓人情何以堪。另一方面,這一百日內,市民大眾看到的,是唯我獨尊的警務人員,以自身的「專業」藐視其他的專業,不論是醫護、律師、港鐵、記者、社工、議員等,皆被迫令放棄自身專業以配合警方執法。警方行徑如此霸道,莫非因其無能,而須以旁門左道方式完成任務;其作風可謂專制專權,卻與專業差距甚遠。

承盧處長所言,這一百日在香港警隊歷史上留下印記。這一百日暴露了香港警隊的種種缺失,在香港警隊歷史上會是一個永不磨滅的污點。唯有獨立調查香港警隊以至特區政府於這一百日所犯的過錯,還原真相進行徹底改革,方能讓其浴火重生,重建一隊真正屬於香港人的優秀警隊。

(原文載於 2019 年 9 月 20 日《 眾新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