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蘇曉欣 鍾梓儀 梁嘉麗

由6.9民陣百萬人大遊行,到9.15網民自發到港島上街,至昨天香港人已走出一場100日的時代革命。警方公佈截至9.15,整個運動多達1,453人被捕,據本報統計,截至同一日被起訴人數為189人,當中176人被指涉及示威活動,學生佔三成。有大律師認為,僅約一成被捕人士遭落案起訴,有合理懷疑警方濫捕,質疑「點解拉咁多人又唔告」,亦感慨市民甘願冒被捕風險上街,反映社會「怨氣有幾大」。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表示,從直播中常見有無辜市民被捕,警方拘捕這麼多人,但大部份人均未有於短時間內被起訴,只有7.28上環事件有多達44人被控暴動,全部均在短時間內提控,可見警方並非能力上「做唔到」,的確令市民有合理懷疑警方濫捕。李提醒市民香港刑事檢控沒有期限,就如佔中時不少案件均是隔了數年警方才提出起訴,按道理警方可將起訴工作「放慢嚟做」。

據本報統計,截至9.15被起訴提堂的總人數為189人,九成被告被指涉及示威活動,包括涉破壞港鐵站事件,達176人,餘下13人涉襲擊示威者或市民被捕,如7.21元朗白衣人毆打市民事件。

七成人介乎18至29歲

年齡最小的被告只有13歲,被控8.31在太子站外藏有汽油彈,最多被告年齡介乎18至23歲,有89人,另有42人是24至29歲,兩者合共佔總被告人數達七成;未成年被告則有11人,不足總提堂人數一成。上述全部被告均在與示威有關的場合被捕;相反,13名涉襲擊示威者或市民的被告當中,最年輕的被告已經36歲,有3人達60歲或以上,包括最年長的65歲被告,涉於9.9學生人鏈運動中揮刀𠝹傷教師。

有52名被告報稱為學生,包括一名未有向警方透露職業的19歲被告,但報稱居於學校宿舍,佔全部176名被告29.6%。被告報稱職業中不乏專業人士,包括機師、測量師及護士,亦有6名被告報稱為社工或社福界人士。

至於罪行,最多被告被控以暴動罪,多達72人,有40人被控非法集結罪。不少被告被控多於一項罪行,有23人被控與警察有關的罪行即襲警及阻差辦公。整個運動不斷發展,不少市民疑不滿港鐵配合警方打壓示威活動,9月份多人被控串謀損毀財產及刑事毀壞罪,大部份均涉與破壞港鐵閘機及站內設施有關。

陣地社工:繼續上街

陳虹秀

面對暴動罪的男被告Joseph(化名)稱,被捕後遭警察武力壓在地上,扣留期間被迫飲鹹水,批評警方濫捕及濫暴情況變本加厲,「警察完全唔跟程序做嘢,同黑社會、恐怖分子冇分別,為所欲為」。他被起訴前仍覺警方會跟隨指引執法,但現時一切已完全顛覆其常識,「𠵱家警察只係跟隨個人意願,想做乜就做,完全冇法例約束」。雖然對執法者及政府失去信心,但他依然相信法庭會給他一個公平裁決。有被控暴動罪的女被告表示,被捕後被直接帶上法庭,雖獲保釋,但因沒預先解釋下曠工超過48小時而遭解僱,丟了飯碗。

游走示威現場進行被捕支援的「陣地社工」陳虹秀亦是被告之一,被控8.31於灣仔參與暴動。她獲保釋後遭到惡意起底,收到大量「太空卡」及來自中國的滋擾電話。但9.15的港島示威仍見陳的蹤影,「我冇理由因為被捕而陷入自我恐懼。要繼續維護一份免於恐懼嘅自由,所以應該要繼續上街」。

(原文載於 2019 年 9 月 17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