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千人被捕、8人奉上生命、無數人「三日唔埋兩日」就被迫走出來,全香港九龍新界混戰到「反轉再反轉」,方能博得「撤回」這兩隻林鄭月娥為了她自身本來就應該晨早講了的字。如果她果真認為這樣就能平息事件,擺平風波,那將是嚴重的與民情脫節;要是她意圖以此嘗試分化這3個月來所凝聚的民間力量,亦不會輕易得逞。

其實莫講話「撤回」,就算現在五大訴求林鄭都願意接受(當然我知道她不會,只是說「如果」……),過去這三個月所發生的一切,已經令到不少年輕人憎恨這整個管治機器到一個點,是不戰鬥到你們完全投降不罷休,他們是要徹底地令搞亂香港的人永遠不能再起「搞香港」的念頭。

很多快將入行或努力朝着入行目標進發的年輕法律準從業者,可能都帶着「做律師後要守護法治」的自我期盼。這或許真是我們的使命; 可是若果只靠我們,回望過去這幾個月所發生的一切,恐怕我們一早已守不住「龍門」。沒錯,律師在這場守衛香港的運動裏確實有我們的角色 —- 義士被捕後提供法律支援、講解法律權利、澄清政府對法律的錯誤講法、指出修例以至警權的法律問題 —- 這些都是我們有所發揮的地方。可是,要是沒有一排又一排的前線、數以百萬計的和理非、學校外的男男女女同學,沒有最初數以百計的校友關注組,沒有大街上、橫街裏的「你我她」,沒有一環扣着一環的所有香港人,單靠法律界乖乖地在法律範圍內的分析及發聲,相信條例一早在6月已經成功通過了。這也正正是我最近與一些還在念法律的師弟妹們所講︰「我們要守住法治,但法治不是靠我們守得住。」再加一幅趣致的「曾憲梓.jpg」圖 —- 「真是荒謬,把自己看得那麼高」(某某某.jpg是「兩登」常見用語,如果你看不明白,意味你需要花些許時間改善與年輕一輩的代溝,作為起點,你可以先在網上搜尋甚麼是「梁國雄.jpg」)。

我想起終審法院退休法官鄧楨早前曾經講過,要守住法治不是單靠法庭,而是靠社會的力量,而且必須要是傾盡全社會 的力量。如今為了守住法治,守住香港,守住我們的「屋企」,年輕人為換取大家的覺醒付上自己的生命、過千人用自由作為代價面臨以年計的牢獄生活、無數人冒着失去工作和商業機會而勇敢的走出來,我們是否準備撇下他們,將他們的犧牲拋諸腦後?我們是否決定任由他們獨自面對所有的後果? 我們又是否準備「袋住先」,「見好就收」?我已經有了決定,我不會輕易因為三兩句語言偽術而改變。未知你的決定是如何?

沙田肥林 @ 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9 年 9 月 7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