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梁穎妍

8.31五周年,《基本法》雙普選的承諾兌現無期,積累的民怨在反修例運動中爆發,已淡出政圈的法政匯思前召集人任建峰近月也「復出」,不斷點評時政。作為不折不扣的「和理非」,他感嘆香港「好悲哀」,在中共管治下注定活在白色恐怖之中,但他相信香港人是隻敏銳的「箭豬」,兵來將擋,建議8.31後將抗爭力量轉移到區選,「8.31係可以代表我哋民主進程未解決,攞呢樣做選戰誓師會」,呼籲抗爭者前行,也呼籲政權操控人「回頭是岸」。

5年前8月中旬,任建峰領軍成功罷免讚揚「共產黨好偉大」的律師會時任會長林新強,帶來法律界奇蹟日,同月底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8.31決定,香港雨傘運動爆發,清場後迎來5年公民社會受盡打壓的低潮,至今年的反修例運動,香港倏地再捲起抗爭浪潮,對於5大訴求遲遲未得到回應,當年喜極而泣感謝律師企硬創造奇蹟的任建峰接受《蘋果》訪問時劈頭第一句回應:「只要仲有咁多香港人關心香港,香港唔會無希望」。

由6月和理非示威,到7、8月區區催淚彈,街頭抗爭愈演愈烈,身為和理非的他坦言沒有資格與勇武派割席,「講社會秩序,佢同你講最唔守社會秩序就係警察;你同佢講守法重要,佢同你講最唔守法係人大常委搞個8.31出嚟」,加上建制派在地區壟斷資源、把持議會,「當你個社會逐條洩氣渠道、逐條參與渠道都已經塞盡晒嘅時候,唔係我哋唔想同暴力割席,係我哋憑乜啊?」他堅持解鈴人是政府,「如果武力事件再升級,個責任百分百喺政府度」,「衰啲講句,政權想玩分化,都畀啲位人去分化呀」。

特首林鄭月娥說大家都累了,要對話找出路,任認為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解決香港困局的「入場券」,並指可參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做法,結合特赦要求,應召作供者不論是示威者或者警方,若和盤托出,查證後毋須受刑責,若有隱瞞者則可照樣起訴,從而免去任何人擔心在獨立調查委員會作供,可被執法部門逆向查證及控告而有不實作供,甚至無法成事,「獨立調查出咗嚟之後,好老實講句,無論如何都會有人唔鍾意結果,至於特赦,就咁得特赦冇得畀人出聲都解決唔到社會矛盾」。

他形容香港人與中共政權的博奕是「文化衝突」,香港人以民主思維爭取,卻被獨裁思維視為挑戰,「民主思維就係我擺套十全十美出嚟,希望攞到啲嘢之後再同你傾,但獨裁思維就係每次你夠膽死向政權有要求,你就係挑戰政權權威」,直斥特區政府沒有自主性及智慧回應民主訴求,「我會希望特區政府或者操緊特區政府個盤嘅一啲人,希望你哋回頭是岸」。他亦不認為香港已經沒有轉彎餘地,反問誰人有信心攬炒一次可以極速翻盤?更何況壓力實情在中共,「如果佢哋繼續咁樣(製造白色恐怖)咬住唔放,佢哋呢類型行動對香港營商環境或者國際投資者對香港,喺一個中國裡面比較獨特城市嗰種營商信心,影響會係十分之大」。

與極權對抗,目光要長遠,香港人在反修例運動中找回棱角,「每次有大鑊嘢嘅時候,就100萬200萬300萬人咁出嚟,我哋一樣係一隻箭豬咁樣,你想掂我哋都係麻煩㗎」。任建議以8.31為界,在民主政制進程未能邁進之時,盡力攻陷區議會,希望在資源緊絀情況下,將示威、抗爭人力物力投放到地區,「佢哋要搞團畀錢佢哋搞團,佢哋要派月餅畀錢佢哋派月餅,佢哋打選戰,人哋有幾百人我哋至少每區搵到幾百人,同佢逐幢大廈去撼」,否則建制派未能受挫,「佢哋一句就話『我哋代表沉默的大多數』,就已經收晒我哋聲」;縱使會有DQ、打壓,「點都好,我哋都要硬住頭皮打落去,每一個民意發表嘅位都唔可以讓出去畀人」。

(原文載於 2019 年 8 月 29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