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任建峰

因《逃犯條例》修訂而起的示威運動,已維持了幾乎3個月。今次運動,有部分示威者所使用的武力程度比起過往示威運動高了不少。縱使如此,過往對任何武力示威行動十分反感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簡稱「和理非」)普羅大眾,仍大致上沒有與整個「反送中」運動或其部分武力示威者分割。這現象,在坊間被稱為「核爆都不割席」。究竟「和理非」大眾與主張動武者「核爆都不割席」,是怎樣煉成的?我認為有幾個主要關鍵。

「和理非」道路被堵塞無視

一、「不割席」定義的演變。

在今次運動之前,非建制派陣營中的「和理非」,與主張動武的人,都偏向堅持要對方支持自己那一套,否則就會被視為「割席」。反觀,「反送中」運動中的各大小持份者,都不再把「不割席」的定義放得那麼高。「和理非」仍是普遍不認同——甚至有時會批評——主張動武者的行為;而主張動武者,亦會對「和理非」的看法有類似態度。不過,雙方仍會理解對方的出發點,對一些個別失誤有一定的包容,甚至會把各方的不認同與批評,視為檢討策略的契機,而現在這足以構成為「不割席」。有了這個新定義,運動的整體團結都加強了。

二、「和理非」方式已被堵塞或無視。

過往,「和理非」很大條道理可以對主張動武者說:與其參與破壞性的衝突,不如以一些和平方式,嘗試帶來改變,包括地區服務、參選議會、和平示威。可惜,地區服務已因建制派透過不同團體,能基本上控制社區設施的使用,而變得日趨困難;參選議會這途徑,亦被政權不斷褫奪不同政見人士的參選資格,而蒙上陰影。連過往相對地有效的大型和平示威,都被近月政權幾乎完全無視數以百萬計、人數破香港歷史紀錄的和平示威而「閹」了。在沒有另一條有效的路給主張動武者去參考的大前提下,「和理非」已再沒有資格去與主張動武者劃清界線。

三、仍是不能沒有「和理非」的。

同樣地,過往對「和理非」不太尊重的主張動武者,今次亦理解到,如果他們沒有人數甚多的「和理非」者在大型遊行、街坊出動抗警、物資上的支持,主張動武者基本上是沒有政治生存空間的。

四、政權的不公道。

本來,「和理非」仍可以對主張動武者說:就算撇除政治訴求,大家都有維持社會、法律秩序的責任。但是,經過了多年來政權在憲制問題上踐踏法治,然後近期又看見政權對於涉嫌破壞社會秩序者的親疏有別的對待,「和理非」者連以「秩序」去與主張動武者劃清界線的理由,都失去了。

五、情意結。

雖然這一點不太理性,但「和理非」者看見眾多年輕的主張動武者拿自己的安全、前途作為賭注,就會感慨地懷疑,自己是否過往為香港做得不夠,令年輕人現在行動升級?同樣地,主張動武者就算認為「和理非」是畏首畏尾,但在情感上,都感受到「和理非」對整個運動與對主張動武者的擔憂與關懷。

政權仍沒有反省的迹象

上述因素,其實是有一個共同點的:如果不是政權那麼不堪,「核爆都不割席」的情况,是不會出現的。可惜,到目前為止,政權並沒有任何反省的迹象。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原文載於 2019 年 8 月 28 日《 明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