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楊嘉瑋認為,若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會開了很危險的先例,只要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是屬於緊急或危害公安情況,就可訂立任何符合公眾利益的規例,整個過程不涉及立法會或一般立法程序。

楊嘉瑋說,條例非常過時亦含糊,亦沒有「自動日落」的訂明,當引用條例後,要有待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宣布撤銷引用,才會終止。參考其他國家,當引用緊急情況規例,在一段短時間後,需要民選立法機關重新授權,才可繼續引用有關條例。

楊嘉瑋說,條例在1922年訂立,當時香港發生大型罷工行動。至1966、67年暴動時,亦曾引用有關條例,當年條例亦有引伸新的刑法,令定罪數目大增。

他關注,若引用緊急法,就可訂立任何認為符合公眾利益的條例,包括管制刊物及通訊等,可說是接近毫無制肘,擔心可令國際社會質疑香港是否屬於安全營商環境。至於可如何制衡,他相信《基本法》可保障人權。

原文載於 2019 年 8 月 27 日《 香港電台 即時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