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流傳一封由律政司發出的信件,收信人估計為一名正在申請事務律師認許(admission)的見習律師。信紙印有律政司民事法律科民事訴訟組,發信日期是昨天(20日)。信件內容提及,律政司收到一個公眾投訴,指該申請人(收信人)於7月28日在Facebook發表「黑警死全家」的言論,當中涉及粗言及仇恨警察,引述投訴人指控該申請人的不當行為是針對警察,其仇恨言論亦針對無辜的警察家屬,敦促律政司反對該申請人的認許申請。律政司指,該申請人的認許儀式將在本月24日舉行,邀請該申請人在今天內回應事件,以讓律政司作考慮。

眾新聞向律政司查詢有否發出該信件,律政司僅回覆指,不會就個別案件作出評論。至於律政司若提出反對申請事務律師認許的法律理據,律政司表示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如法院認為申請人是適當作為高等法院的律師,法院可准許該申請人獲認許為律師;根據《認許及註冊規則》,律政司司長有責任向法院作出申述,協助法院是否信納申請人獲認許為律師。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解釋,見習律師在獲得大律師或事務律師正式執業資格前,大律師公會或律師會,以及律政司會表態是否反對,最終再由法庭決定該申請人是否獲得認許。他指,律政司在非常例外的情況下,才會提出反對申請;如律政司提出反對,法庭會認真審視是否認許該申請人。他指,即使律政司提出反對,法庭都可以批出認許。他舉例,約5年前,一名在讀書時期曾干犯非禮罪的見習大律師,欲登記成為大律師時,被律政司提出反對,高等法院本來拒絕事主的認許,惟申請人上訴後獲上訴庭批准認許,律政司其後上訴至終審法院但被駁回,即是該申請人最終在律政司反對下,仍被法庭批出大律師認許。

李安然表示,律政司作為政府部門,在收到投訴後,難以一下子無視或拒絕,律政司現在給予被投訴人機會陳詞,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他認為可以先待律政司作決定是否提出反對後,再作判斷。

原文載於 2019 年 8 月 21 日《 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