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本文執筆時,一位香港市民「李先生」在多份報章刊登了八字真言。李先生曾於2016年「魚蛋革命」後引用此句勸導各方人士不應再傷害香港,簡單而言,不要「攬炒」。耐人尋味的是,李先生到底叫誰不要再傷害香港?是當權者?是警隊?是示威者?是全港市民?也許,只有李先生自己才知道。

香港市民「李先生」在多份報章刊登了八字真言。

筆者上一篇名為《是誰在衝擊法治》的文章中解釋過法治和人治的分別。若果本港的法治是黃台之瓜,那麼是誰多番摘瓜已是呼之欲出。法治的基本是無人可凌駕法律之上。由6.12事件開始,警民衝突差不多每天都在不同地方發生。雙方使用的武力皆有所提升,但令人感到憂慮的,是一班受過專業訓練、手持不同武器、擁有由法律賦予權力的警務人員,對示威人士、急救員、甚至途經市民及記者採用身體及言語暴力,涉嫌違反多項對警權作規範的指引,包括《警隊條例》及《警察通例》等。然而,由2002年元旦的「Happy New Year掌摑事件」,到曾偉雄時代的「你哋冇做錯到」,再到今日每天警隊高層的例行記者會,均可見警方管理層如何包庇涉嫌違反指引的前線人員。這除了引致警民對立日益嚴重,市民害怕、不信任,甚至討厭警隊外,更是對法治的嚴重損害。 

已摘的瓜不能重栽,要重建的第一步,就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整個運動的前因後果,示威者的行為,以及警方使用的武力,查出真相並作出建議。社會上已有不少聲音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包括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先生。但是,仍有一部份人認為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毒辣」調查委員會,是針對警方的無理要求。 

監警會乏調查高層決策權力

其實,甚麼是獨立調查委員會?顧名思義,是一個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成立,由有公信力的法官出任主席的委員會,去調查「與公眾有重大關係的任何事宜」。過去曾促成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事件有1966年九龍騷動、1993年蘭桂坊人踩人慘劇、1998年香港國際機場啟用混亂及2015年的鉛水事件等等。因此,委員會並非只針對警隊,亦不會對警隊不公,相反,若警方遭人誣蔑,委員會可以還我們專業警隊一個清白。 

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作用是查明事件真相,並提出解決方案。為達到目的,在委員會聆訊中得到的證供不可用於民事及刑事法律程序。因此,委員會是確保無人可凌架法律之上及協助政府達到良好管治的手段。例如,於1966年九龍騷動,由首席按察司(即首席大法官)何瑾爵士領導的委員會報告指港英政府中央集權,令政府和民眾出現隔閡,更明示若不改善,「可能在將來促成騷動」。結果,翌年發生「六七暴動」,令港府不得不檢討管治政策。 

有人說毋須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監警會已提出主動調查。可是,監警會只有審視前線工作的功能,並無調查高層決策的權力。而且監警會的成員亦在社會上缺乏公信力(大部份為建制派人士)。因此,監警會的角色只針對前線警員,這對他們公平嗎?監警會亦未能從根本為未來管治作出有用建議,以已有監警會調查為由而反對獨立調查的才是真正的「毒辣」。 

所以,示威者一方,應該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支持警察的,更應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還警方一個公道。除非,他們心知警方的行為,調查後會如警務處鄧炳強副處長所說,警隊有一半人要停職。 

撰文:羅紹軒
執業大律師
持純粹之心,做至誠之人。以「敬天愛人」為座右銘,去捍衛正道,守護香港。
電郵:jasonshlaw@gmail.com

(原文載於 2019 年 8 月 19 日《 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