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會倡「非法定調查」 無傳召權須匿名作證 法政匯思:意義不大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稱,留意到律師會以《衛報》、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調查2011年8月英國連串騷亂做例子,他稱此等報告幫助了解事件前因後果,但因學術、民間式調查沒有法定權利,沒有傳召權,「如調查反修例事件,倘涉及高級官員,或警察什麼情况使用武力,如果他們不願意合作,是無法傳召他們提供口供或給證據」。他又稱,法定獨立調查委員會框架下,證人所作口供未來都不可循刑事或民事追討,沒有相關保障的委員會,或令證人憂慮透露的證供會招致刑事或民事法律風險。吳宗鑾表示,匿名作證影響調查公信力,或有人質疑匿名指控是否屬實,被指控者亦可能有各種原因不可當面反駁,保障不理想及不完整。

大狀:7‧28「告住先」或為免潛逃 江樂士:必屬「暴動」 料警已展示強力證據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李安然則認為,律政司採取「告住先」的做法,或想避免有人潛逃。

【8.5罷工】罷工會否被秋後算帳?一文理解行動權益風險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持續,連日引起多番警民衝突;除了多個周末集會遊行,有網民發起下周一(5日)大罷工,希望迫使政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 歷史中的罷工,大多是因為勞資關係問題因而誕生。但是次香港醞釀的罷工,卻完全是因為政治議題而出現。雖然現時聲勢浩大,但坊間仍對是次罷工存在不少疑問;《香港01》向研究有關法律的法律專業團體成員及大律師查詢,希望可解答疑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