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撕裂下的警政問題-以北愛衝突為例

自從逃犯條例修訂所引發的示威以來,香港警察在處理遊行集會的手法,令人對其失盡信心,甚至招人怨恨。同時,雖然警務處處長再三強調其絕對中立,又與黑社會、罪惡勢不兩立,但觀乎撐警集會、7.21元朗深夜的事件,還有種種警隊內流出的消息,似乎警隊內部視示威者為敵人,甚至達暴徒、恐怖分子般級數。至此,相信不少香港人都對前景感到憂慮,尤其是質疑警隊除暴安良、保障市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能力。 筆者認為,香港現在面臨的情況,與六十至九十年代北愛爾蘭問題十分相似。無論是政府組成、警隊問題與社會撕裂的狀況,北愛與香港的情況都不相伯仲。本文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詳述北愛與香港問題的種種比較。可是,筆者希望能在本文探討最切身的警政問題,從講述六十至九十年代北愛共和派與保皇派衝突中,皇家阿爾斯特警察處理社會矛盾、遊行示威和防暴任務中的不當行為與其後果,探討香港警察應如何在今日社會撕裂的情況下,履行其除暴安良的責任。

法政匯思就2019年7月21日暴徒於元朗發動襲擊的聲明 (Statement on the 21 July Mob Attacks in Yuen Long)

法政匯思再次要求香港政府全面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即使面對暴徒目無法紀的暴行,我們仍要堅守香港的言論和集會自由。即使離恐懼式管治已經不遠,我們必須捍衛核心價值,絕不妥協。(The PLG continues to call on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to fully withdraw the extradition bill. In the face of lawless gang violence, we are more committed than ever to safeguarding Hong Kong’s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right of assembly. We shall never compromise our core values because of the attempt to rule by f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