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小店的店主周三突然被警方搜屋及拘捕,警方指他在網上公開警員個人資料,涉嫌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條例》)第64條「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的個人資料罪」。不過,有熟悉私隱法的大律師認為,第64條的立法原意並非處理網民起底,質疑警方為何不引用另一條較適合的條文將案件交由私隱公署調查,批評警方現時是濫用法例製造寒蟬效應。

反送中運動以來,不少網民因為不滿警方使用暴力,因此多次起底報復,將警員的社交平台私生活照片放上討論區。手機維修店「3C維修工作室」東主賴先生周三被搜屋及拘捕,警方指他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披露個人資料,涉嫌違反《條例》第64條。

法政匯思發言人兼大律師蔡騏表示,若要處理網民的起底行為,正確做法應該是引用《條例》下的「保障資料原則」,私隱專員公署首先作出調查,確認網民違反原則後會向他們發出「執行通知」(enforcement notice),要求他們停止及改正相關行為,若網民拒絕遵從,執法部門才會引用第50條進一步提出刑事檢控。賴先生向記者表示,從無收過公署的「執行通知」。

蔡騏指出,相比之下,《條例》第64條毋須經過發出「執行通知」的程序,警方有權直接拘捕及檢控。不過,他對於警方引用第64條拘捕網民感到非常奇怪,因為該條條文的立法原意根本不是處理起底問題。

第64條列明,任何人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用其「資料當事人」的任何個人資料,令「資料當事人」心理受到傷害,即屬犯罪。

蔡騏以當年陳冠希事件為例,指假如一名藝人(資料當事人)拿電腦給電腦店(資料使用者)維修,而電腦店的一名員工未經老闆同意,偷偷將電腦圖片取走並在網上發佈,令藝人心理受傷,則該員工就是違反第64條,「條法例係用嚟處理呢啲情況」。

在今次網民起底的事件中,蔡騏稱受害警員是「資料當事人」,facebook、instagram等平台才是「資料使用者」,而這些平台作為一個公開平台,可能在條款上早已容許他人公開資料,未必符合第64條的犯罪定義;加上法律上的「心理受傷」不是僅僅指事主感到不開心,而是需要有醫療報告證明事主因此出現心理問題或情緒病,定罪門檻不低,質疑警方進行拘捕前,究竟有沒有問清楚法律意見。

蔡騏強調,過往警方極少引用第64條提出檢控,「我可以話係非常罕見」,如今卻用來對付反送中支持者。他批評警方濫用權力,胡亂引用不恰當的法例拘捕市民,製造寒蟬效應。

(原文載於2019年7月6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