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Amy Qin, Tiffany May】

香港警方宣布,已有一人因為週一攻擊香港立法會大樓而被捕,而抗議者準備面對更多人逮捕的可能性,他們擔心整座城市會布下天羅地網。警方在週三晚的聲明中稱,他們逮捕了一名31歲的男子,罪名包括強行闖入立法會所在大樓,及對大樓造成損壞和襲警。警方僅表示該男子姓潘。

週一晚,在經過了一天的抗議後,數百名示威者闖入立法會,抗議聚焦於一份不受歡迎的法案,它將允許把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大陸。在立法會裡面,一些人污損肖像、破壞監控攝像頭,並在牆上噴塗政治標語,防暴警察則在一旁觀看。週一,還有數十萬人在另一場示威中舉行了和平遊行

自香港領導人上月試圖推動立法會通過該引渡法案以來,這片半自治的中國領土已被抗議活動攪動。法案將使得犯罪嫌疑人有可能被送往大陸,那裡的法庭為共產黨控制,許多民眾相信,這將使異見人士和其他人處於危險境地,也標誌著這片前英國殖民地公民自由權利遭受侵蝕的情況出現了令人擔憂的新變化。

經過6月份數次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包括一些與警方的暴力衝突之後,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將暫緩該法案。但示威者的要求是全面撤回法案,以及林鄭月娥下台。

週三早些時候,警方曾宣布逮捕了12名與週一抗議活動有關者,但他們與企圖破壞升旗儀式有關,而不是攻擊立法會大樓。週三,香港政府邀請記者參觀遭到破壞的立法會大樓,他們在那裡看到警探正在收集一盒盒、一袋袋的證據。親民主機構法政匯思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負責人李安然稱,警方將把證據同涉案人員的 DNA 以及指紋數據庫進行比對。他表示,這個過程通常需要幾星期,但也可以加快進行。

許多抗議者預計,未來數日將會有更多人被捕。在一些即時通訊應用程序上,已開始傳播被捕後跟警方說什麼的提示:「我無可奉告。我要求見律師。我有權不解鎖我的手機。我需要吃飯、喝水、上洗手間、得到一塊毯子。」這場大體上沒有領導者的運動,一直通過這些應用程序對活動進行協調。自週一發生衝突以來,人們一直在質疑,為什麼警察在示威者包圍立法會大樓幾個小時的時間裡一直在一旁觀望,然後當他們發現示威者闖入立法機關內室時就撤退了。又過了幾小時,在大部分抗議者離開後,警方才使用催淚瓦斯將剩下的人群趕到外面。

警方在週三的聲明中表示,在立法會的狹小空間裡發生肢體衝突,可能會導致「無法預測」的後果。警方因為在6月12日的抗議活動中對示威者使用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而受到猛烈批評。雖然北京和香港的領導人譴責週一以年輕人為主的立法會衝擊者是「極端激進分子」,但許多未加入他們的示威者表示,雖然他們譴責這種破壞行為,但理解抗議者的不滿。

前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加入到一小群親北京的議員行列,出人意料地敦促政府對抗議者的要求給予更多考慮。週三晚間,在接受香港本地的Now新聞採訪時,他提出了林鄭月娥赦免抗議者的可能性。「特首可以考慮,整件事引發出來,可能是因為更深層的社會矛盾,」曾鈺成說,「這些年輕人,如果能夠赦免他們的刑責,是會對整個社會有好處。」他還表示,香港的政治體制需要改革。

一些抗議者指出,寫在立法會的一條標語總結了他們的不滿:「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他們指出,之前的非暴力遊行並沒能像他們要求的那樣,迫使林鄭月娥完全撤回引渡法案或者下台。其中幾次是香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遊行。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週四表示,林鄭月娥主動提出與其學生會舉行閉門會議,這顯然是為了兌現她改善與公眾溝通的承諾。但學生會表示拒絕了她,稱任何此類會議都必須向公眾開放。學生會在聲明中表示:「本會不敢亦不能代表所有抗爭者,與林鄭政府之對談必須包含各界代表。」法政匯思呼籲抗議者保持自我剋制,它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示威者不適當地使用武力,可能削弱社會對正當訴求的支持」。但該聲明又補充說,「擁有公權力的人濫用權力對法治造成的損害,遠大於一些不服從法律的行為。」

(原文載於2019年7月5日《紐約時報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