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特首曾蔭權與太太在2012年2月曾接受重慶富商張松橋豪華款待,乘坐私人飛機前往泰國旅遊勝地布吉遊玩,只支付5,900元。同月曾蔭權夫婦再接受款待,與劉鑾鴻及何柱國等富豪登上遊艇,由香港前往澳門暢遊,傳媒揭發事件後引起社會譁然,律政司最終以沒有足夠證據,未以《防止賄賂條例》或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提控。

稱支付5,900元費用

曾蔭權在醜聞爆光後承認,他與妻子在2011年及2012年乘坐朋友的私人遊艇前往澳門,亦有在遊艇留宿。他解釋是「貪方便」才搭私人遊艇,並支付500元船費。不過,輿論普遍質疑500元搭私人遊艇、5,900元搭私人飛機遠低於市價。

廉政公署事後介入調查,但律政司在2015年10月決定不作檢控,並發聲明解釋,指小心考慮現有證據、相關法律、檢控守則和海外御用大律師的獨立法律意見後,認為沒有足夠證據支持就傳媒曾報道的其他事宜提出刑事檢控。

但曾蔭權仍被控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包括向行政會議隱瞞他租用DBC數碼電台股東黃楚標在深圳的豪宅;以及在考慮特區授勳提名時,隱瞞其中一名被提名人是豪宅單位的設計師。終審法院近日裁決曾蔭權終極上訴得直,定罪撤銷。

法政匯思發言人、大律師吳宗鑾指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是普通法下的罪行,「公職人員」定義按普通法的案例作判斷。一般而言,任何人士如果有正式公職、有權力作決定影響公眾利益,即可視為公職人員。他表示,政府是港鐵大股東,負責委任港鐵主席一職,港鐵在法庭眼中有機會屬公共機構。

港鐵認為馬時亨不是公職人員,吳宗鑾對此有保留。他解釋,馬時亨作為港鐵董事會成員、非執行主席,對港鐵政策及重大決策可能有相當角色,「如果佢做非執行主席有一定實權,佢唔係一個象徵式或者無決策權力角色,佢係呢個時候收受利益,又冇申報嘅話,有可能跌落去呢個普通法罪行」。

原文載於2019年6月3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