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6月份,香港人向國際展示我們市民的質素,我們和平集會,理性抗爭,就算200萬+1人上街但沒有出甚麼大亂子,香港人值得驕傲。

雖然政府已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案,但衍生的問題尚未處理,包括如何處理警方濫用暴力執法,甚至乎往後的《國歌法》本地立法及「明日大嶼」計劃,其實政府都只不過是對上述事宜暫且不提,等待民怨有所減退的時候便重施故技,以上所講的幾項事宜都不是為香港人的福祉而作,就算「明日大嶼」也只不過是耗費搞大型基建,最終獲利是誰?難道大家覺得在大嶼山對開填一個島,上面建樓宇,樓價便可以降至年青人能承擔的水平嗎? 

記得多年前有一個牙科廣告,演員説:「咩都咁隨便,點會有人畀面?」如果市民的抗爭因為政府暫緩修例便停下來,政府以後還會畀面市民嗎? 因此,筆者非常明白年青人持續抗爭的目的,筆者亦都非常感謝抗爭者無私的付出,所以在抗爭之時出現的阻滯,香港人應該理解及包容,畢竟他們是用自己的血汗及承受警方武力清場的風險來爭取港人的利益。

法國黃背心運動之所以能夠持續,除了示威者的堅持外,亦靠法國人民的諒解和支持。反之香港,筆者最看不過的就是一些本身不是不支持抗爭者所倡議的人,但他們認為抗爭者的行動阻礙到他們日常生活所以不支持,這就是一個沒有邏輯和自私的想法,從來非暴力和平抗爭或者一些不合作運動,或多或少總會構成人民不便,人家付出血汗去爭取,自己連小小的犧牲也計較,還反過來怪責為自己爭取的人,說起來筆者也感到深深不忿。每次筆者遇到這些不便的事情,都會想目前遇到的阻滯都是拜政府所賜,而非去怪責抗爭者。 

立法會議員陳健波曾說,他過去努力工作,到今天有所成就,生活無憂,現在是他的收成期,請年青人不要阻礙。年長的一輩,你們年青耕耘的日子是港英殖民地時代,那個政府給予你們空間發展,好讓你們今天安穩,如成就有陳議員般的,財富還可以惠及下一代。可是,今天的年青人在特區政府管治下,任憑他們怎努力,連生活基本的事項也不能確保,就《逃犯條例》 修訂一事,他們只是想保護前朝遺留下來的法制,擔心自己將來在甚麼環境下生活,長輩們,難道你們還可以理直氣壯叫風雨中的年輕人不要阻頭阻勢,阻礙你們的收成?

筆者作為70後,對和平理性的示威抗爭者表示萬二分的尊敬及感謝,你們加油! 

文筆聊生 @ 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9年6月2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