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1日放工落到金鐘地鐵站,見到一排排年輕人被警察要求搜身,我差點以為自己落了酒吧遇上差人查牌。腦海中立即浮現以前讀書讀過的警隊條例、警察通例,看着警察無理搜身,但又覺得無力干預。想着想着,就見到本身是大狀的楊岳橋議員及近來上了神臺的鄺俊宇議員出現,跟警察議論。

小時候,媽媽常跟我說「你再曳,我就叫警察叔叔捉走你」。長大後讀law,才發現雖然警察係執法人員,但原來執法者本身都未必好守規矩。普通市民不認識自己的法律權益,面對執法者只能唯命是從。於是不少有識之士,在網上製作了不同的權利懶人包。自從一段女律師在街頭監察警察對一個小妹妹進行搜查的短片在網絡上瘋傳之後,又有人在網上號召律師組成「法律團隊巡邏」,獲得香港大學學生會響應。6月11日以前,我以為法律界在抗爭上就只有法案研究、只有為抗爭者辯護的角色。但不經不覺間,律師竟然進化到要去行咇,去確保市民不要被警察「蝦」。我覺得很可悲,香港這個社會不應是這樣,警察不應該變得比黑社會可怕,律師不應該要行咇去保護市民,肺癌老翁、媽媽、學生、老師不應該要站在防暴佈陣面前,不應該要被控暴動,太古廣埸上不應該有生命消逝,不應該要有人以死相諫。

這幾天我最大的娛樂就是看特首高官的記者招待會,看着各人面皮極厚,互相割蓆卸責,無恥得可笑。民意昭昭,但特首以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想做為由,強逼香港人給她多次機會,堅拒下台。保安局局長面對議員質詢,警務處處長面對記者提問,卸責到前線,用投訴機制作萬能擋箭牌。警察不尊重記者「記你老母」、不尊重宗教「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不尊重言論自由「出嚟啦,自由__」、不尊重人命,當中信大廈的人群曱甴般投擲催淚彈。6月16日二百萬+1人遊行過後,非普選的政府,高官問責制名存實亡,不用向市民負責。

可幸的是,香港人在經歷了後雨傘時代的撕裂後,終於學會「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蓆,不督灰」。送中條例只是其中一條惡法,緊接還有「明日大嶼」,還有「國歌法」,不久將來可能還有「23條」,香港一日沒有真普選,香港人還是活在陰霾之中。有law student跟我說她終於找到讀law的意義,法律界堅拒送中,又黑衣遊行,又一再向政府表達意見,但原來除了守護法治,更切身是要去守護香港人的基本人權。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或者,這個就是law友的責任。

何天晴 @ 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9年6月2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