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方翊】

警務處長盧偉聰在6月17日記者招待會中說:「我當日所講其實是指某些人的行為已經涉嫌干犯暴動罪,當日參與公眾活動的其他示威人士,如果是無參加過任何暴力行為,他們不用擔心會觸犯暴動罪。我們截止現時為止拘捕了15名人士,是關於暴動及其他暴力罪行,當中只有5名是有關暴動罪。」(盧偉聰回應原文節錄)

林鄭於6月18日的記招上同意盧偉聰的說法,並且重申和平示威的市民毋須擔心干犯暴動罪 。先不說此番「解釋」跟林鄭與警方之前把示威定性為暴動的言論完全相反,本文首先想強調的是它在法律上並不正確。

根據《公安條例》第十九條, 暴動的定義是:任何參與非法集結的人士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參與暴動的人,即犯暴動罪。(「非法集結」和「破壞社會安寧」分別有其法律定義,詳見石書銘大律師2016年2月24日於評台刊登的文章《淺談「暴動」罪》。)

簡而言之,干犯暴動罪的行為是參與一場根據條例定義為暴動的集會。警方認為5名參與6月12日示威的人士干犯暴動罪,等於認定示威是一場暴動,而所有參與示威的人士都理論上干犯了暴動罪,亦全部可以被檢控暴動罪。盧偉聰和林鄭所說的「無暴力行為的示威人士不會干犯暴動罪」具有誤導性。

事實上,雖然林鄭和盧偉聰表面上安撫市民,但他們並無承諾不檢控示威者暴動罪,他們的言論也不是任何有效的保證,可以保障示威者將來不受檢控。換句話說,林鄭和盧偉聰並沒有「平反」示威者。

林鄭在6月18日的記招上多番推說,她之前的暴動指控只是根據警方提供的資料而作出,而且特首本人沒有對示威進行定性的權力。身為特首,居然可以貿然作出如此嚴重的指控,事後把責任推給警隊,反映特首的言論可以完全沒有事實及法律基礎,林鄭的公信力直接歸零。

最危險的是,在6月12日的示威中,警方對群眾使用的武力之高是前所未見的。記者及市民拍下的影片也證明當時警察對沒有進行任何暴力行為的示威者拳打腳踢和開槍,受害者是否可以復元,至今還未完全可知。作為特首,林鄭當天作出「暴動論」,便即時製造了一個「以暴制暴」的假象,合理化警方的暴力。

既然現在官方論調承認暴動從未發生,那麼警方使用的武力就更加無理。如果這次不嚴謹追究,恐怕以後警方使用武力全無節制。

(原文載於2019年6月19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