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相鼠有齒,人而無止。人而無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詩經·鄘風·相鼠》 佚名

此詩乃筆者最愛之一,為何?罵人罵得簡單直接!本詩的內容大意為看老鼠(註:真老鼠,非某立法會議員兼法學教授)都有皮、齒和體,做人(包括某立法會議員兼法學教授)而無儀、無恥、無禮,為何不快去死?

小弟不才,唯仍蒙部分讀者喜愛,故一直堅持在本欄對法律界的是是非非嬉笑一番,逢水必抽。但今期,筆者跟大部份仍有良知的香港人一樣笑不出,亦沒心情去嘲弄法律界的是非。容許我嚴肅一次。

由政府推出「送中」條例修正案起,社會各界漸漸由最初覺得「抵死吖!殺咗人唔使付出代價啊?」及「我唔犯法,唔關我事」到今天一百萬人站出來抗惡法,充分反映出政府及建制派的不堪及剛愎。老鼠人人喊打,他們?連鼠都不如,不死何為?

送中惡法被形容為把香港的法治之牆摧毀,筆者不打算在此詳述惡法之影響,有興趣的讀者可細看法政匯思及其他友好團體製作的懶人包。除法律界選委及大律師公會外,香港律師會亦罕有地發出聲明,表示不應急於立法。

這些星期以來,香港法律界亦齊心抗惡法。包括有法官向傳媒透露有多擔憂,亦有高等法院法官參與聯署。而上星期的法律界黑衣遊行,有多達三千名法律界同業參與,其中更包括曾擔任公職的資深大律師及律政司人員。在社會醞釀「三罷」時,有律師行及大律師辦事處亦參與其中。亦有同業開始有不合作運動的念頭,包括不接受政府的延聘等。

其實,不合作運動正正由律師發起。1920-1922年及1930-1934年,律師出身的印度聖雄甘地發動並領導一場抗議英國統治的大型不合作運動,包括不納稅、不入公立學校、不上庭、不任公職、不購買英國貨等,最後令英國讓印度發展出一套自治體制。

說到近代的律師大型運動,不得不提巴基斯坦的律師運動。2007年3月9日,巴基斯坦前總統穆沙拉夫要求首席法官Chaudhry辭職,後者不從,穆沙拉夫以行為失當及濫權為由將其停職。此舉引發國內法官和律師的挽救司法獨立運動。在政黨支持下,運動演變成全國騷亂,在長達兩年多的角力後,最終於2009年3月17日,政府宣布重新委任Chaudhry為首席法官。

本文寫於2019年6月12日晚至6月13日凌晨,正是原本立法會大會二讀惡法的日子,結果引發「第二次佔領運動」,警員向手無寸鐵的示威人士發射多枚催淚彈、甚至出動布袋彈及橡膠子彈。但這些舉動只會激起民憤,亦讓國際社會看見港府的醜陋。希望大家不要放棄,繼續對抗,直至推倒惡法。香港,加油!

文:寶福山雅治

(原文載於2019年6月15日《蘋果日報》